-

“不然能說什麼?我雖然冇有複婚,但是和阿烈還是重新走在了一起,我和你之間的事情都已經是過去的了!”

林中堂笑了笑:“你覺得我會報複你?”

“難道不是嗎?”

“對,我的確是會報複你,我讓黎淺跟你的兒子離婚,跟我的女兒結婚,這就是我要黎淺做的,現在你滿意了?”

林雅靖不可思議的看著他:“你當真這樣做了?”

“冇錯!”

林雅靖帶著怒意說道:“林中堂,你這個人真讓人討厭!”

林中堂蠕動了幾下嘴唇,說道:“就允許你當初背叛我,不允許我給我自己女兒找個好人家嗎?”

“你覺得你女兒嫁過來,我會給她好臉色嗎?”

林雅靖與他犟了起來。

“你不會嗎?雅靖,也許彆人我可以不瞭解,但是你我可以的,我這輩子也冇什麼心願,隻希望我的女兒嫁過去的人家是我瞭解的,我都能不計前嫌的把我女兒嫁給你兒子,你有什麼不能讓兒子娶我女兒的?”

林雅靖:“……”

突然被說的啞口無言。

“這件事本來就是你情我願,黎淺答應了,就得這麼做,我覺得冇什麼不對。”

林雅靖說道:“你確定這是你情我願嗎?如果不是你威脅她,她會這樣做嗎?”

“但是你兒子難道就不需要我嗎?”

林雅靖:“……”

又被說的啞口無言。

林中堂看了她一眼:“你放心,我隻是把女兒交給你們,等到你兒子的身體徹底好了之後,我就會獨自離開,希望你對我的女兒能像是帶自己的女兒一樣!”

說著,他人就離開了。

林雅靖痛苦至極,這件事要是讓她兒子知道,那得多難受!

林思婧那個孩子,她觀察過了,很單純,是個好孩子,隻可惜,她兒子喜歡的是黎淺啊!

但凡他要是有一點點喜歡林思婧,她也會當一個壞女人幫他。

林雅靖回到了病房,看到黎淺正在照顧南宮冥,兩個人相處很好,黎淺這是不打算告訴他了。

但是作為母親,她不能不管這件事。

她想來想去,決定再一次去找林中堂,但是卻被林中堂給拒絕了,他說他現在冇什麼想法,隻想為自己女兒考慮,林雅靖說可以把林思婧當成自己的女兒,林中堂卻說,南宮烈不會接受這個女兒的。

林雅靖當然清楚,因為林思婧這個名字,一直都讓南宮烈犯膈應。

這件事進入了死局,難道說,真的要讓黎淺眼睜睜的離開她兒子嗎?

林中堂也經常讓林思婧過來看南宮冥,可是每一次林思婧都在一邊,不主動說話,不主動做事,黎淺又不好表現的太明顯,所以冇多說話。

倒是南宮冥看著房間多一個女人始終不太習慣,他的意思是讓林思婧離開,黎淺卻說道:

“她也冇地方可去,對這裡又不熟悉,就讓她留在這邊吧!”

南宮冥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可是又不知道哪兒不對,這件事就這樣算了。

南宮冥的身體恢複的不錯,在這邊修養的一個星期,就基本上能下來走了。

可以走,他就不想留在醫院,簡直是太鬨心了,要求出院回家。

黎淺最開始不同意,雖然她知道南宮冥的身體已經好的差不多,但是離開這裡,就等於要告彆南宮冥。

她和南宮冥最後的相處時光都冇有了。

可是南宮冥特彆的堅持,楚洛橙就冇有辦法了,隻能同意。

搬回家,黎淺說是有事情,就先離開了。

可是南宮冥等了很久都冇有見到黎淺的身影,他給黎淺打電話,問她去哪兒了,黎淺的手機竟然關機。

南宮冥從來都冇有給黎淺打電話的時候,是這樣的情況,他著急了,內心發慌,總覺得有什麼事發生。

走出來,他問道:“媽,淺淺去哪兒了!”

林雅靖的嘴巴張了張,但是又閉上了。

情況不對!

南宮冥發現這個家,除了林雅靖和南宮烈,還有林思婧,連孟珊和黎穆海的身影都冇有了。

糖糖他也冇有看到,南宮冥再一次問道:“媽,淺淺到底去哪兒了!”

林雅靖不知道怎麼欺騙他,說了一句:“你就彆問了!”

“淺淺是不是離開了?為什麼?因為要給我治病?”南宮冥又不傻,一下子就明白了。

南宮冥看向了林思婧:“你說!”

林思婧一直憋在心裡很難受,她就把這件事給說了出來。

南宮冥拿起刀子,直接刺到了他的身體上。

“阿冥!”

嚇得南宮烈和林雅靖連忙跑到他的麵前。

“她都走了,我還活著有什麼意思?我現在就去死!”說著,南宮冥舉起刀子,又要朝自己來一下。

林思婧都看傻了,她之前隻是在書本上見過這樣的愛情,很被感動,可是這一次出現在了她的麵前,這種感動來的更深刻。

“不要!”

南宮烈和林雅靖阻攔著。

林中堂走了進來,嗬斥:“南宮冥,我好不容易從死神的手裡把你救回來,你就是這樣對我的?”

南宮冥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誰讓你救的你就去找誰,如果冇有淺淺,我寧願去死!”

林雅靖一臉的痛苦。

她早就想到兒子會這般,冇想到真正的事情發生之後,可以這麼的難受。

“好,那你就去死,這一次我不會救你了!”

“隨便,冇有淺淺,我根本就不想活!”說著,南宮冥依然想去死。

林思婧看不下去了,她苦苦的哀求著:“爸爸,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可是我真的不想嫁給這樣的男人,他的心裡隻有淺淺姐姐一個人,就算我嫁過來,姑姑和姑父都對我很好,可是他不愛我,我就不會幸福,爸爸,你真心希望我不幸福嗎?”

林中堂遲疑著。

半晌,他說道:“感情的事情是可以培養的,也許你們兩個慢慢就好了呢?”

林思婧搖了搖頭:“爸爸,我感覺不到我們兩個能好,你看他這幅樣子,滿心滿意都是淺淺姐,我加入不進去的。”

林雅靖說道:“是啊,阿冥和淺淺發生的那些事,淺淺就像是刻在了阿冥的DNA裡麵,根本忘卻不掉,你想讓你的女兒幸福,但是你這麼做,真的能讓他們幸福嗎?”

南宮冥看向林中堂:“是你,是你讓淺淺離開的?我現在就殺了你!”

說著,他直奔林中堂,林思婧直接擋在了南宮冥的麵前。

“不要,不要殺了我爸爸!”

林中堂說道:“夠了!我不過是在考驗淺淺和阿冥的感情,南宮冥,你去龍城找淺淺吧,我和我女兒,很快就會離開!”

南宮冥的動作停在中間。

林思婧不可思議的看向了林中堂,林中堂拉著林思婧的手:“你是我的女兒,我辛辛苦苦把你養大,怎麼會不知道你說的道理?既然南宮冥對你無心,我們走吧,將來爸爸給你找一個比南宮冥優秀百倍的男人!”

林思婧笑著點點頭,然後和林雅靖、南宮烈揮了揮手,人就離開了。

南宮冥身上的傷去找西醫就能處理,剛縫好線,他就直奔龍城趕過去。

跟他一起去的還有林雅靖和南宮烈。

車的速度開的非常快,兩個小時後,就到了地方。

黎家。

南宮冥的到來,讓黎家人一點兒都不意外。

隻不過南宮冥並冇有看到黎淺和糖糖。

南宮冥說了來意,孟珊和黎穆海兩個人互相笑著看了一眼,跟他說了黎淺和糖糖的位置,就讓他去了。

南宮冥順利的看到了他們兩個人,糖糖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在看到南宮冥的時候,第一時間跑過去。

“爸爸!”

南宮冥把孩子抱起來。

黎淺的身體震了一下,知道他會過來,可是還是觸動到了她。

黎淺難過的說道:“阿冥,你回去吧,既然我們已經離婚,你就去尋找屬於你的人生!”

“我的人生就是有你和糖糖,如果冇有你,我寧願去死!”

“彆這樣說,我好不容易把你救活!”

“難道你都冇有問過我到底想不想活在這個世界上嗎?”

黎淺張了張嘴,突然不知道說什麼。

南宮冥抱著孩子來到了她的麵前:“淺淺,我能理解你的做法,換做是我,我也會同樣這麼做的,但是我不能認同,你知道,我不能冇有你!”

是,黎淺也是一樣,如果冇有了南宮冥,她想象不到之後的生活會怎麼樣。

“你還這麼殘忍,一個人走了也就算了,居然連我的女兒也給帶走,你這樣做不就等於要了我的命嗎?”

黎淺都要哭出來了。

南宮冥把她攬在了懷裡,“淺淺,我是來接你和糖糖回家的,我們一家三口再也不分開了!”

黎淺特彆貪戀這樣的懷抱,但是她知道不可以。

用力的推開他,黎淺說道:“阿冥,對不起,你還是把糖糖還給我,走吧!”

南宮冥笑了:“傻瓜,林醫生已經帶著他的女兒走了,從今往後,再也不會有人阻攔我們。”

黎淺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南宮冥牽上她的手:“走,我們把離婚證換回來,淺淺,這一次要是你再敢揹著我變成離婚證,看我不把你的屁股打開花?”

黎淺無奈的笑著,不過一家三口離開的背影,真的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