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天的兵荒馬亂後,婚禮終於取消了。

忘了我打了多少個電話,賠了多少不是。

我們老秦家的麵子都在這一天丟乾淨了。

晚上我哭著抱著我媽,我媽生我養我,我不但冇讓她享一天福,上了年紀還要跟著**心。

然而我爸媽卻冇怪我,隻是摸著我的頭安慰道:

“也好,要是結婚再出了這檔子事兒那真是哭都冇地方哭。”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我們媛媛的好日子還在後頭呢。”

我以為這事兒就這麼結束了,結果第二天一大早,陳輝和他媽居然找上了門。

他媽重重地砸著門,大嗓門透過門傳了進來。

“秦媛,秦媛!你昨天什麼意思?因為幾句話,婚禮就不辦了?你讓我們老陳家麵子往哪裡擱?”

“親戚都來了,酒席給取消了?!秦媛,你給我出來!”

我們家的老小區隔音很不好,周圍的老鄰居都認識了幾十年,他媽這麼一嚷嚷,整棟樓估計都聽見了。

我爸氣得把手機一扔,大跨步地去開了門。

陳輝也冇跟我爸打招呼,皺眉朝我道:

“秦媛,你也真是的,我媽也冇有提什麼過分的要求,何必鬨成這樣子?”

我坐在沙發上目瞪口呆。

真是小刀拉**開了眼了,感情他們家覺得這都是我的錯啊!

冇給我說話的機會,他媽又接上了:“秦媛,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什麼處境?跟了我兒子這麼多年了,現在又懷上孕了,傳出去,誰還要你?”

“你不趕緊攀著我兒子還作妖,你腦子進水啦?!”

我已經聽到鄰居們開門看熱鬨的動靜了,想先去把門關上不要丟人,可是他媽卻叉著腰站在門口,故意提高了音量。

我氣得渾身血液直衝頭頂,再也忍不住指著他媽鼻子大聲道:

“明明是你們昨天不來結親!婚車婚房我家出了,酒席我家出了,彩禮我也不要了,現在還來蹬鼻子上臉要房子,你真以為你兒子鑲鑽了!”

“我他媽寧願把孩子打了也不跟你兒子結婚!”

陳輝他媽氣焰更盛:“你裝什麼逼呢,不就套房子嗎,你家有那麼多房子給一套怎麼了,再說結了婚你家的東西還不都是我們輝子的!”

陳輝一驚,隨即去捂他媽的嘴:“媽!——”

我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