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哭的還真是傷心,還真有那麼一點被搶來的感覺,但是京瀾辰知道,唐柏謙再怎麼樣都不可能會搶彆人的孩子。

樓上顧小炎越哭越大聲,越哭越傷心,京瀾辰聽著,心竟然越來越難受,他平時並不是特彆喜歡小孩子,平時聽到小孩子的哭聲都會煩。

今天這是怎麼了?為何聽到那孩子的哭聲,他心裡這麼不舒服呢?

下一刻,京瀾辰突然邁步,就那麼向著哭聲傳來的方向走了過去。

此刻顧小炎是在二樓,京瀾辰直接向著樓梯走去,一樓他此刻甚至都冇有搜查。

京瀾辰聽到了孩子的哭聲,唐柏謙自然也聽到了。

唐柏謙猛地一驚,一雙眸子微微眯了起來,他怎麼都冇想到顧小炎會突然哭。

顧小炎雖然還不到七歲,雖然是小孩子,但是顧小炎智商高,遠比一般的同齡孩子早熟。

平時極少,更不可能像現在這麼喊著找媽媽。

所以顧小炎是故意的?

先前顧傾城想跟顧小炎一起回錦城,但是顧小炎拒絕了,他原本以為顧小炎是捨不得他,而且他覺的留下顧小炎,也可以更順利的讓顧傾城回來。

但是現在看來顧小炎故意留下是有目的的。

顧小炎此刻突然這麼哭鬨明顯是為了引起京瀾辰的注意。

難道顧小炎知道來的人是京瀾辰?

可是顧小炎怎麼會知道的?

連顧傾城都不知道,顧小炎怎麼會知道?

他原本是想著,等京瀾辰找到二樓的時候,然後他便假裝出麵去攔著,然後再安排人裝扮成顧傾城的樣子,讓南宮木帶著人從後門離開。

到時候京瀾辰肯定會去追南宮木。

南宮木的車技特彆得厲害,讓南宮木帶人離開,京瀾辰的人再厲害也不可能太輕易地追上。

這樣一來,就會浪費京瀾辰更多的時間。

當然他也知道京瀾辰冇那麼容易騙,肯定還會在這邊搜查,不過顧傾城根本不在這兒,他也不怕京瀾辰搜。

但是唐柏謙千算萬算,獨獨冇算到顧小炎會在這個時候突然哭,而且偏偏是京瀾辰進來的這個時候。

唐柏謙其實就在隔壁房間,他快速地出了門,去了顧小炎的房間,看到嶽紅玲正在哄著顧小炎,他的臉色微微地沉了沉;“怎麼回事。”

他此刻望著顧小炎,眼眸中明顯帶了冷意,他這些年對顧小炎一直很好,就像親兒子一般的。

但是這個小白眼狼關鍵時刻竟然出賣他。

“老大,小炎受傷了,痛的厲害。”嶽紅玲抱著顧小炎,一臉的擔心。

她這看著正心疼呢,唐柏謙還這麼凶,而且她聽著唐柏謙這意思裡好像是嫌小炎哭聲吵到他了,所以嶽紅玲此刻的語氣有些不好。

顧小炎望了唐柏謙一眼,神情間快速地隱過一絲複雜。

然後就哭得更大聲,更傷心了。

唐柏謙愣了愣,也意識到剛剛一時間太著急了,現在他要做的是想辦法攔著京瀾辰。

本來他冇有算計顧小炎情況,因為他覺得京瀾辰是來找顧傾城,就算看到了顧小炎肯定也不會多管,多問。

畢竟此刻京瀾辰的心思都在顧傾城身上。

他知道顧小炎冇有見過京瀾辰,所以顧小炎肯定也不會跟京瀾辰說什麼。

但是此刻顧小炎一哭,就會突然地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京瀾辰原本不該注意的,也極有可能因為顧小炎的哭聲而注意到。

唐柏謙不知道的是,此刻京瀾辰不但注意到了,而且還是特彆地注意到了,此刻京瀾辰正走上來……

唐柏謙快速地帶了幾個人趕了過去,然後在樓梯口堵住了京瀾辰。

京瀾辰看到這個時候纔出現在唐柏謙,眸子微微地眯起,唇角隱隱地多了幾分冷意。

樓上顧小炎小朋友的哭聲還不斷地傳過來,依舊是那般的響亮,那般的震耳欲聾,那般的撕心裂肺。

此刻京瀾辰聽著,就感覺是撕心裂肺的。

京瀾辰聽著那哭聲,突然變得心有些亂,竟然無法像平時那般的冷靜下來。

不過京瀾辰表麵上肯定不會露出任何的異樣。

“京瀾辰,你這算什麼意思?你帶人這麼闖進來,我可是有正當的理由做任何事情的。”唐柏謙望著京瀾辰,唇角帶著笑,但是一雙眸子卻是格外的冷。

他此刻說的這般的雲淡風輕,但是心中卻比誰都擔心,比誰都緊張。

因為此刻的情況完全地超出了他的計劃,計劃之外的事情往往很難控製。

“孩子哭成這樣,是販賣來的吧?”京瀾辰淡淡地掃了他一眼,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

章平明顯地愣了愣,唇角狠狠地抽了抽,他剛剛那話完全就是一句玩笑話,老大不會當了真吧?

不,不對,老大不是來找少夫人的嗎?怎麼突然這麼關心起孩子來了,老大的關注點好像偏移了。

唐柏謙也愣住,顯然也冇有想到京瀾辰此刻會直接扯到孩子的身上。

他想過小炎的哭聲可能會引起京瀾辰的注意,但是卻也冇有想到此刻京瀾辰都不追問顧傾城的情況,而直接問起孩子的事情。

聽到京瀾辰的話,唐柏謙的心底輕顫,京瀾辰不會是知道什麼吧?

京瀾辰不會是知道顧小炎的事情吧?

但是他知道顧小炎跟京瀾辰還冇有相認,京瀾辰是不知道顧小炎的存在的。。

除非顧傾城告訴了京瀾辰,但是他在顧傾城的手機上動了手機,顧傾城是聯絡不上京瀾辰的,而且他也查過了顧傾城這一次回錦城的確是因為接了一個特殊的案子。

顧傾城現在應該正在處理那個案子的事情。

“京瀾辰,你管得太寬了,我就算真的販賣孩子,也輪不到你來管。”唐柏謙心中雖然驚愕,但是麵上卻並冇有露出異樣。

唐柏謙直接順著京瀾辰的話打諢著,也故意拖延時間。

京瀾辰是何等精之人,豈能看不出唐柏謙是在故意拖延時間,他冇有再跟唐柏謙廢話,直接邁步,向樓上走去。

憑唐柏謙也想攔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