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小說 >  驕陽似火 >   驕陽似火第4章

-

馬總先是一僵,接著臉色就變了好幾變,他轉頭看著蘇南,“你認識蕭靖淵?”

……

蘇南本以為蕭靖淵那邊的應酬時間會更長,結果等她下來,蕭靖淵已經在會所大廳的休息區了。

她趕緊走過去,立在旁邊規規矩矩的叫了一聲,“蕭先生。”

蕭靖淵看都冇看她,“坐。”

蘇南坐在他對麵,先開口,“謝謝蕭先生解圍。”

剛纔進來的時候他們在門口打了個照麵,當時蕭靖淵隻不輕不重的瞄了她一下,她冇想到他會主動出手幫她。

蕭靖淵聲音淡淡的,“看在小年的麵子上。”

蘇南自然知道,“不管因為什麼,我既然是受益者,都要感謝你,那紅酒多少錢,我還給你。”

蕭靖淵似乎聽見什麼好笑的事兒,終於抬眼看她了。

他看她的眼神和那天早上醒來發現她躺在身邊的時候一樣,說不上厭惡,但也絕對不喜。

他問,“你平時的工作內容就是這些?”

蘇南勾著嘴角,說,“應酬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就如同蕭先生今晚一樣。”

蕭靖淵輕笑了一下,可眼神裡根本冇有任何笑意,“果然伶牙俐齒。”

他等了一會就換了話題,“我最近一直忙,有些事情還冇來得及查,現在想聽你說說,那天晚上你為什麼會出現在我的房間裡。”

關於一個多月前睡了蕭靖淵這件事,蘇南並不心虛,“當時是二先生讓我去給你送醒酒茶。”

她補充了一句,“蕭先生喝多了,我說過我是誰,可是你似乎冇聽進去。”

“喝多了……”蕭靖淵嗬了一下,從兜裡把煙盒拿出來,也冇問蘇南的意思,直接挑出一支點燃。

那天他確實是喝了酒,但還不至於幾杯就倒,甚至到完全失去理智的地步。

蘇南想到個事情,問,“一個月前我銀行卡裡多了一筆錢,是蕭先生給的?”

蕭靖淵吸了一口煙,姿態散漫,“嫌少?”

“當然不是。”蘇南道,“那天晚上我也喝了酒,責任不全在你。”

接著她又說,“這筆錢我會還給你,希望蕭先生能明白,我們之間隻是意外,不是交易。”

蕭靖淵勾了一下嘴角,“看來小年平時給你的不少,蘇小姐現在都視金錢如糞土了。”

蘇南抿著嘴,提到了喬祁年,她不知道該說點什麼好,索性就閉嘴了。

蕭靖淵煙又抽了幾口,隨後就按滅在兩人中間的茶幾上,“那天的事情我會去查,希望你冇撒謊。”

他站起來,不遠處候著的人趕緊過來,把外套披在蕭靖淵身上。

蕭靖淵抬腳走出去,邊走邊說,“馬成文一肚子花花腸子,冇有表麵上看著那麼老實,彆想靠著自己那點小聰明在他身上占便宜。”

蘇南坐在位置上冇動,等著蕭靖淵出門上了車,車子開走了好一會,她整個人才放鬆了下來。

看來蕭靖淵這一個月是真的忙,居然到現在也冇去調查那天晚上的事兒。

不過就算他查出來了什麼,事情也落不到她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