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乎每一次拍賣會,都會出現這種難以界定用途的拍品。

知道其應該不簡單,但卻誰也不知道怎麼用。

說是廢物,好像有些過分了,但說是好東西,卻誰都用不了,那跟廢物有什麼區彆?

類似的東西,其實在各大交易市場之中都有。

那些喜歡出入古代遺蹟、洞府的探險隊,或多或少都會帶來這種無法辨彆用途的東西。ia

這類東西,難以衡量價值,如果遇不到恰好懂得的人,就是當作廢品。

是處於尷尬境地的貨物!

而拍賣行,則喜歡將這類拍品放在後麵,用前麵的拍品來為其烘托,抬高價格!

畢竟,前麵都拍出如此高價了,後麵的價格總不至於突然降低吧?

即便同樣是廢物,第一件拍與倒數幾件拍,那拍出來的價格絕對是不一樣的!

不過這種套路近年來被玩得多了,許多人都不吃這一套,而且過去還有拍賣行安排托,故意抬高價格的事情發生。

大家已經不願意為此買單,流拍的情況,時有發生。

不過這一次,來了諸多大人物,背景深厚,出手闊綽,所以拍賣行又想故技重施了!

也不知道,哪個冤大頭會為此買單!

妃雪打開盒子,取出其中的拍品,那是一枚核心圓球狀的東西。

不大,跟蘋果差不多。

漆黑的顏色,表麵有光澤,具體不知道是什麼材質。

通過陣法投影具象,即便隔著很遠,但整個會場的人都能夠看清那枚東西的所有細節。

黑色的表麵上,有幾條簡單的紋路,可惜冇有人看得出其中的奧秘。

“這東西,妃雪也說不好是什麼,隻知來自於大山深處的一座古代洞府,距今,怕是有近萬年的曆史了!”妃雪緩緩道。

她是專業的,當然不可能表現出就是為了套路人的姿態。

通過話語來提高拍品的吸引力。

而此話一出,的確引起不少驚呼。

萬年前的古物,這的確不簡單!

這麼久遠的歲月,足以說明一些東西了。

“而且,根據那支探險隊的成員描述,當初發現這東西的時候,它是被十六尊神魔雕像共同托舉著的!”

“當時,它懸浮在半空,但探險隊卻無法發現有任何力量波動存在,至今,也不明白它依靠什麼懸浮在那裡!”

“那地方,應該是有某種神秘的場域氣機等,來曆驚人,甚至,可能是古代強者進行某種儀式的場所!”

“當此物被取下之時,那十六座神魔雕像,直接化作齏粉,到現在還震撼著那幾人的內心!”

“他們說,當時看到了神魔朝拜的景象,駭人無比!”

妃雪聲情並茂的介紹著,好像她也在現場一般!

而她說的,的確吸引人,將那拍品的神秘與特殊,表現得淋漓儘致!

“這女人,還真會說”,向天歌輕哼一聲道。

“是啊,說了這麼多,其實關於那拍品本身的內容一句都冇有,但卻給人一種此物極度不凡的感覺”,葉穎點點頭。

這話術,的確不簡單,讓人對那拍品產生了無數聯想!

林辰點了點頭。

的確如此!

即便是他,聽完這些,都有些想要拍下的衝動!

“此物,我們拿去給許多老前輩鑒定,暫時,將之稱為神魔之果!”妃雪繼續道。

神魔之果!

場下一片嘩然,許多人都是激烈的議論起來。

這名字,一聽就不尋常!

“還以為鑒定出什麼東西來,有特殊的功用,結果,隻是取了個聽著唬人的名字”,林辰搖了搖頭,有些無語。

這拍賣行,太能套路了。

看會場中的氣氛,怕是這次競拍不會冷清,起碼能夠拍出一個高價!

林辰眸光微微閃動,他其實也有興趣,而且比起彆人,他底氣十足。

因為他身邊有一個活化石,在林辰看來,她通曉一切!

“白書,這到底是什麼,真如那妃雪所說的神乎其神?”林辰問道。

白書其實一直顯化在外,趴在窗台上往下看,興致勃勃。kΑ

shu5là

白書聽到林辰的精神傳音,頭也不帶回的,依舊拍在窗台上,不過還是回答道:“她的措辭誇張了些,不過大體冇錯,畢竟神魔之果就是這樣的。”

“神魔之果?”林辰睜大眼睛。

白書皺了皺眉,道:“就是神魔之果啊,你冇聽剛纔那人的介紹嗎?”

“……”

林辰覺得那必然是隨便取的一個名字!

冇想到,還歪打正著了,這東西正叫神魔之果!

“它有什麼用?”

“神魔之果是部分古代部族祭祀神魔之後結晶化的產物,對於神靈來說,乃是大補之物,就跟你吞噬妖丹一樣。”

“不過對人類,意義並不大,畢竟我們的體質與神靈差異巨大,無法吸收其中的力量!”白書聳聳肩道。

神靈嗎?

林辰有些發怔,不過並冇有進一步詢問。

神靈即便真的存在,與現在的他都冇有任何關係。

“天鎢也吸收不了嗎?”林辰問道。

“它隻是一條破黑龍,又不是神靈,當然吸收不了”,白書道。

而聽白書這樣說,那林辰的興致可就缺缺了。

這是神靈的養料,他無法動用,也就是說,這真的是純粹的廢物!

“不過,非要說的話,其實也有一種使用途徑,是一個很瘋狂的傢夥開創的!”白書卻道。

“是什麼?”林辰頓時來了精神。

“那傢夥,是個煉體狂人,一生獵萬法,幾乎將世間所有的煉體之法全部修習了一遍,最後,融會貫通!他大膽嘗試,利用神魔之果為契機,開創了神魔之體!”白書道。

“神魔之體!?”林辰低呼。

聽名字就非常強大!

“那是一種傳說中的體質,而那人,想要通過後天努力將之打造出來,野心非常大!”

“最後成功了冇有?”

“失敗了,最後關頭被神靈狩獵,反倒成了神靈的養料,但也幾乎成功,並且在隕落之前,肉身幾乎達到了史無前例的高峰!”

“在最後一戰,那人甚至捏爆了一個神靈!”白書忍不住激動的道!

林辰聽著,忍不住驚呼,甚至心馳神往!

捏爆神靈,這也太強了。

簡直離譜!

“你知道他的法門嗎?”林辰忍不住道,他也想要試試!ka

shu五

“你要做什麼,那人最後可是被神靈狩獵了”,白書蹙眉,警告道。

“能比修煉九天斬神訣所麵對的更凶險嗎?”林辰卻道。

白書一怔,然後深有同感的點點頭。

“的確,你這功法纔是恐怖,你連九天斬神訣都修了,彆的不算什麼!”白書道。

隨即她說:“神魔之法,我的確有。”

林辰聞言,眼睛一亮,同時也疑惑,“這種法門,那個人竟透露給了外人?”

“當然冇有透露外人,那個人是我祖奶奶最小的一個女兒,我小時候總是被她打屁股,可壞了!”白書鼓著腮幫子道。

“……”

林辰一陣無語。

同時,他下定決心,這神魔之果,他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