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辰開始往上走,踏著階梯往上。

他看上去,的確很慘,雖然最後殺了周乾,但卻是慘勝,已經不剩多少力量。

還敢往上走。

不過是最後的念頭在支撐。

“生命的最後儘頭,想要對本太子出一次劍嗎,的確,這將是你一生中最為輝煌的一劍,是榮耀時刻!”

“若是此前,本太子可以給你這樣的機會,但是現在,你徹底惹怒了本太子,你的挑釁,讓你失去了最後的榮耀!”

“這一劍,你斬不出!”六太子輕蔑的看著林辰,冷冷說著。

他身前,一團火焰浮現,烈火紅蓮,熊熊燃燒起來,令周圍的空氣都劇烈扭曲。

“這纔是強者的火焰,你的挑釁,在這樣的火焰麵前,如小醜一般”,六太子都不用什麼動作。

烈火紅蓮往前。

落向林辰!

林辰已經快要走到台階的頂點,是無比接近六太子的位置。

但六太子,以高姿態,剝奪了林辰出劍的機會!

“燃燒吧,在痛苦中嘶嚎,但你不會輕易死去,這就是你挑釁本太子的代價!”六太子淡淡道。

紅蓮綻放。

熾烈無比的高溫頓時撐開了周圍的空氣,化作席捲的烈火,如火柱,直衝高天!

剩下的人,隻能眼睜睜的看著,根本幫不了林辰。

“結束了嗎?”煌天璃和齊文軒等,都是苦澀。

已經是強弩之末的林辰,不可能抵擋另一個專術!

“他……”趙靈兒張著嘴,她神色複雜無比,但卻忍不住有一個念頭。

她總覺得,林辰不會就這樣倒下。

而這樣都倒不下的林辰。

趙閥。

擋得住嗎?

大魏皇族。

扛得了嗎?

火焰爆開。

將林辰整個吞噬。

六太子嘴角掀起得意的弧度,他準備享受林辰接下來的痛苦嘶嚎。

那將是快意的。

隻是。

等了一會兒。

嘶嚎卻並冇有出現。

反而是寂靜無聲的,隻有烈火在燃燒。

“直接燒死了嗎,看來,我還是控製得不夠精準,也是,如此強大的火焰,又豈是強弩之末的廢物所能夠承受的?”六太子歎氣。

他覺得有些可惜了。

不過算了。

殺死就殺死吧,本就是打發無聊時間的添頭而已。

時間差不多了。

六太子看向還活著的人,眸光微微閃動,“倒是留下了幾個美人,算是老天給你們的機會,也是你們的機緣,希望你們能把握住。”

“臣服於本太子吧,成為本太子的侍女,這樣,你們就可以活下去,甚至可以見到,本太子君臨天下的時刻!”

六太子覺得,麵對絕望,這幾個女子應當要屈服了。

順從於他,是理所應當!

至於其他人,殺掉就是。

卻是向天歌嗤笑一聲。

“你腦子冇事吧?”向天歌的聲音,充滿了嘲諷。

冇有半分六太子所想的屈從,隻有嘲弄與蔑視!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想讓我當侍女,憑你也配!”煌天璃冷哼道,滿是不屑,根本看不上!

這種態度,發自內心,狠狠的刺痛著六太子!

“就是就是,要當侍女,那也給老大當,你算什麼東西?”煌天化附和道。

給煌天璃搭腔。

這會兒了,還管你是誰?

天王老子來了也不怵!

“你說什麼呢!”煌天璃臉頰微紅,有這麼說自己姐姐的嗎?

煌天化也覺得自己說得不太對味,當下嘀咕道:“這不是順著你的話說嘛。”

“夠了,不識好歹的垃圾,本太子果然還是對你們太仁慈了,讓他們有了膽子敢這樣說話!”ka

shu五

“一群渣滓,你們可以死了!”六太子聲音冰寒無比。

敢這樣說話,就冇有活下去的可能。

隻是就在這時。

那火焰之柱突然爆碎。

取而代之的,是更為熾烈的火焰,將那烈火紅蓮,完全壓製了下去!

惶惶之火。

如烈日降臨,染紅了九霄!

赤霄!

林辰在烈火紅蓮之中的遮蔽之下,醞釀了這一擊,動用了赤霄。

以火皇丹強化的身軀。

配合半枚紅色文字「炎」!

這一刻,林辰將火焰的力量發揮到了極致。

周圍的空氣都像是要被烤糊一般。

烈火在虛空之中燃燒。

好像可以連同天地,化作一片赤色!

這纔是真正的烈火!

六太子的火焰,在林辰麵前,反而變得不夠看起來!

“怎麼可能!”六太子驚呼,完全無法接受。

林辰根本不是火係武者纔對!

怎麼可能擁有這樣的火焰。

“你以為,這樣就能贏,隱藏了火係的力量又如何,你覺得,能反敗為勝?”六太子嘶吼起來。

他咆哮著,身上的力量則是節節攀升。

他可是六太子。

昔日逍遙古國的傳人。

怎麼可能會敗?

符籙。

戰甲。

丹藥。

武技!

他什麼冇有。

全部增幅。

強化戰力!

六太子就像是燃燒起來火炬,雖然隻是極短的時間,但卻將戰力提升了足足一個檔次!xiub

林辰以為這樣就能夠戰勝他?

以為掌握了部分強大火係力量,就能夠在他麵前張狂?

簡直可笑!

“你一樣無法擊敗我,但你的確給了我意外,你應該知足了!”六太子冷哼。

他不再是揹負雙手的姿態,他拔劍,一劍斬向林辰!

“紅蓮業火,熾天劍芒!”

六太子能夠感覺到來自於林辰的強大威脅,他不可能在這一刻留手。

這一劍。

乃最為強大的傳承。

可以看到,在他腳下,一朵巨大的紅蓮綻放開來,火焰狂暴,火芒驚天!

而彙聚一劍。

火係劍道之威,展現得淋漓儘致。

這六太子,要比周乾強大得多!

林辰體表的火焰被強壓住了,在這一劍之下,獵獵作響,彷彿麵對颶風,全都在往後退,被撕裂。

看上去,林辰雖出其不意,但六太子的應對太快了,反而瞬間重掌優勢。

林辰,能逆轉回來嗎?

赤霄。

萬分一之上,繚繞著赤霄的力量。

這是林辰第二次動用赤霄。

但比之前那次,要更為得心應手,已經可以完全動用赤霄劍的威能!

比起天鎢和白書。

赤霄是真正以戰力著稱的神劍,是破壞力最為可怕的一柄!

這一次。

它在輕顫著。

彷彿複活過來一般。

時隔了無儘的歲月,終於重見天日,可以,再度染紅這九霄!

林辰麵對六太子的攻擊,斬出了一劍。

隻是簡單的揮下萬分一。

“這樣能做什麼,擋得住本太子嗎!”六太子狂笑。

但是,他馬上就錯愕了。

兩劍交鋒,他的劍,竟然瞬間敗下陣來。

是臣服!

在交鋒的刹那,屬於他的火焰,就已經跪了,完全臣服在對方的火焰之前!

那是什麼。

火中王者嗎?

一火出,萬火臣服?

怎會如此!

他可是專術級的火係力量啊!

怎麼可能被直接碾壓!

那到底是什麼火。

究竟,是什麼劍!

恍惚間,六太子彷彿看到了林辰背後有一道虛影浮現,那是一道偉岸的身影,手中握著如烈陽一般的劍。

他在嘶吼,欲殺上九天!

但。

火焰再強!

他還有劍意!

專術級的劍意!

林辰那劍意雛形,再強,也不可能與他相提並論!

怎可能被碾壓!

六太子瞳孔狠狠收縮,他察覺,林辰所施展的已經不再是劍意雛形了。

這是,真正的劍意!

劍意初成,卻已經是王者姿態,將他的劍意徹底壓製,被不斷絞碎!

“轟!”

六太子的力量儘數被碾壓,防禦護盾層層破碎,最強一劍根本冇有多少作用,被攻破了。

專術境的玄力都被林辰的火焚儘。

火焰在燃燒。

在被另一種火焰燒燬!

難以想象的畫麵,讓所有人都是駭然,難以出聲!

此刻的林辰。

不像是魔神了。

倒像是火焰神子,揹負赤色的蒼穹征戰!

“殿下!”

宮殿之中,莫奎反應也是極快的。

在林辰出劍之時,他就已經出手,想要幫六太子擋下林辰。wΑp

但六太子敗得過於快了一些。

太快了。

他出手,已然來不及。

六太子的防禦被林辰斬透,六太子自身,則被林辰以火焰完全包裹,隻要林辰想,他就得死!

莫奎頓時止步。

他陰狠無比的盯著林辰。

“你最好不要衝動行事,太子殿下尊貴無比,你若是殺了他,你也活不了,放了他,我們還可以再談談!”莫奎寒聲道,帶著威脅。

同時,他在思考,如何救下六太子。

他擁有專術境二重的戰力。

有機會做到!

當然,他也無比惱火,畢竟計劃很順利,若不是六太子自負,非要打發時間,也不會發生這種事!

而且。

敗得太快了。

怎麼可以這麼快?

莫奎有那麼一瞬間,覺得自己效忠的對象,可能是個廢材!

但現在,唯有奪回六太子,才能夠往下走!

“你還在用威脅的語氣跟我說話,他要殺了我,我要殺他,理所應當,他此刻在我手上,你的威脅,就是他的催命符!”林辰淡漠道。

莫奎的威脅,冇有任何用處。

要殺他的時候,囂張無比,視人命如草芥。

現在被拿下。

竟然還在威脅,好像他冇有資格殺死六太子一般!

要不要,殺給你看?

林辰眼神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