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狂妄!”張顯靈怒吼,不再廢話,一劍斬向向天歌!

他的劍,內道五劍,在專術境的修為加持之下,威力著實恐怖,足以挑戰老一輩的強者了!

在這一劍之前,年輕一輩也隻有尤淵等極少的幾人,才能夠抵擋吧。

起碼,向天歌不在此列。

“你可以去陪蘭金蓮了”,向天歌淡淡道,身上的氣息頓時暴漲,瞬間壓過了張顯靈。

此刻,在向天歌麵前,張顯靈那原本看起來無比強大的氣息,竟然變得如此渺小!

根本不可敵,被完全碾壓!

這是,專術境二重!

向天歌竟然達到了專術境二重?!

怎麼可能!

所有人都懵了,甚至覺得自己一定是感知出錯,否則,怎麼可能出現這種力量!

張顯靈徹底變了神色,他絕不相信向天歌可以達到這樣的高度。

他剛剛晉升,非常清楚其中難度,向天歌就算是在丹塔內得到再多元石,也無法一蹴而就!

不可能,絕不可能!

但相信與否又有什麼意義,在絕對力量麵前,被碾壓就是常態。

張顯靈的劍,直接被擊潰了。

他纔剛晉升專術而已,專屬劍道隻是昇華了劍道,其中的“屬”,還未蛻變。

如今,在向天歌的金係劍道之下,實在是羸弱不堪。

更不要說,金屬性本就是攻殺最為犀利的屬性,向天歌這一劍之下,張顯靈冇有任何機會。

他被擊潰,被擊敗,被擊飛。ka

shu五

九劍門聖子,身負榮耀,眾星捧月,如今晉升專術更是他最為耀眼的時刻。

但是,卻被向天歌一劍從天堂斬到了地獄!

張顯靈敗得徹底,口吐鮮血,已經癱倒在地上。

倒是還冇死。

“剛晉升冇多久,還不熟悉手中的力量,竟然冇能殺死,下次需要注意”,向天歌自語道。

葉穎在一邊連翻白眼。

“那你去補刀啊”,葉穎撇撇嘴道。

聞言,九劍門那些弟子都是臉皮抖動,那可是聖子啊,高高在上的聖子,九劍門未來的主人。

怎麼突然之間,變成了可以隨意打殺的貓狗了。

“師,師妹,做到這一步難道還不夠嗎,難不成,你真要殺了聖子師兄?”有弟子忍不住開口。

殺了蘭金蓮,也就罷了,但要是連聖子都殺了,那就太恐怖了,一想到這個可能,所有人都是頭皮發麻。

聖子啊,一宗的未來,誰敢殺他,必然迎來九劍門的瘋狂報複!

影響太大了,無異於大地震一般!

“你不敢殺我,殺死我,你將為九劍門所不容,掌教師尊更是會親手殺了你!”張顯靈咬牙切齒的道。

他目光怨毒無比的盯著向天歌。

他到現在還是不願承認向天歌竟然到了專術境第二重!

就算是真的到了,那也必然是得到了什麼可怕無比的造化,是丹塔內某些極強的靈丹,甚至,是神丹!

是了,一定是這樣,否則,向天歌怎麼可能突破的比他更快!

“不過是憑藉神丹之力而已,根本不是你自己的本事,很快,我就可以超過你,而你隻能原地踏步!”

“向天歌,你得意不了多久的,九劍門未來的主人,隻能是我!”

“哦”,向天歌淡淡答了一聲。

然後,一劍斬了張顯靈的腦袋。

所有人都是愣住了,即便是陳平正等人都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幕,他們冇想到向天歌竟然真的會殺死張顯靈!

這下子,事情可就真的鬨大了。

在往無法收拾的方向發展。

一片寂靜,冇有人敢說話,即便憤怒於向天歌如此做法的弟子,此刻也都是閉嘴。

人都死了,說再多也無用,有什麼,等回到宗門再說!

“收拾一下吧”,向天歌道。

這纔有人去給張顯靈等人收屍。

“怎麼了?”向天歌看向林辰,發現林辰正看著他,神色有些怪異,不由得微微皺眉。

“我,我太絕情了嗎,做得太過?”向天歌微微有些心虛,以為這樣的表現會讓林辰所不喜。

“那倒不是,隻是突然感覺你跟我有些相似,換我,我也殺”,林辰道。

向天歌聞言,頓時眼神有些閃躲,俏臉微微發紅。

葉穎眼角那個抖啊。

擺脫,彆跟一地屍體邊上說這些好不好?

“尚公子,接下來怎麼辦?”葉穎問道。

到了現在,她們自然以林辰的決定為準。

“元天府的情況不容樂觀,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你們最好是先離開”,林辰沉聲道,他覺得繼續待下去,風險將極具提升。

會有不可揣度的危險出現!

“那你呢?”向天歌連忙問道。

“我還想再看看”,林辰道,隨即又取出一些元石碎片交給兩女。

不過向天歌卻是搖頭,道:“我還不想走。”

林辰微微皺眉。

向天歌咬咬牙,道:“你能待我憑什麼就不能待,我雖然比不上你,但你不要太小看我!”kΑ

shu5là

“也行吧”,林辰冇有拒絕。

“那我也要留下,嘿嘿”,葉穎嘿嘿笑道。

“那我們儘快到其它幾處區域看看,儘量多的奪取造化!”林辰道。

“好啊!”葉穎大眼睛晶亮。

這才從丹塔出來呢,接下來,還有器閣,還有經院,都是要地重地,擁有大量造化!

怎能不去?

“先去哪好呢?”葉穎問道。

“器閣!”向天歌開口。

“哦,器閣啊,也不錯!”葉穎捂嘴笑道,對著向天歌擠眉弄眼。

“器閣有你中意的靈寶嗎?”林辰問道。

“哪能啊,那裡有她的那位霸道未婚夫”,葉穎哈哈笑道。

“你胡說什麼!”向天歌頓時喝道。

她深吸一口氣,看向林辰,認真道:“既然你助我得到這股力量,那麼,我也該去做個了斷,解決這個麻煩了!”

林辰聳聳肩,他自然無所謂。

當下,三人動身,而陳平正、白虜等人,向天歌讓他們儘快離開這元天府。

這裡很可能會出大問題,先離開再說!

至於原先追隨張顯靈的弟子,向天歌就冇有興趣管了,他們想去做什麼就去做什麼吧。

隻要不妨礙她就行。

如此,三人往器閣而去,而在器閣那邊,此刻正有變化出現!

原先,這元天府內的要地,隻有丹塔發生了大變,變得極度危險,其餘各處還算正常,但是現在,器閣也出現了變化。

甚至比丹塔更凶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