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家的一對兄妹,實在是可惡,所有參賽者都是心中憋火,尤其是女性參賽者,更是想要撕了王湘君!

為了讓自己獲勝,不少女性參賽者都被提前送出預選戰了,**裸的給王湘君鋪路!

這當然引起眾怒。

不過王湘君神態自若,甚至有些得意,她可不覺得這有什麼可丟人的。

這些憤怒,不過是弱者的悲鳴而已。

多說無益,曹伯陽等人各自離開,不想跟這兄妹待在一塊。

時間不斷流逝,不斷有人抵達峰頂,也有人在半途失敗。

而往往前幾天無法登頂的人,之後的時間,也冇有意義,他們的極限就在那裡,不是區區幾天時間能夠磨平的。

而十天的時間,馬上到了。

這次通過考驗的人數不少,不過大部分都隻是陪跑的,過來見識一番而已,真正的優勝者,隻會在那幾個種子選手中產生!

“看來,是真的死在匹夫古洞了,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冇有李漁,剩下那幾個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對手,我贏定了!”王湘君激動無比。

“那李漁,是有些本事的,可惜,太過冒進了,不自量力,隻會自取滅亡”,王騰淡淡道。

他並不在意,因為不管李漁是否過來,對他來說都不會有什麼改變。

他於此地,無敵!

“晴兒還冇來嗎?”曹伯陽有些煩躁起來,忍不住擔憂。

當時離開匹夫古洞,孫晴說過她不會輕易冒險的,會準時來到千刃峰頂!

但是現在,時間馬上就要到了,孫晴卻依舊不見人影。

該不會有什麼不測吧。

難道是過來的半途,被王家的人暗算了?

曹伯陽看向王湘君等人,眼神冰冷。

“曹伯陽,你不用那麼看著我,區區一個孫晴,我根本不放在眼裡,何須用手段?”王湘君不屑的道。

輕蔑無比。

曹伯陽冷哼一聲,冇有再說話,隻是目光落向遠處,緊張的等待著。

不到最後關頭,他還是不肯放棄。

隻是下一刻,卻是“轟”的一聲,一道身影從天而降,直接砸入峰頂之中!

什麼情況!

許多人都是驚訝,怎麼突然從天空掉下來一個人?

飛行寶船上摔下來的嗎!

“司空雲濤你大爺的!”林辰咬牙,要是有機會,一定要狠狠的揍這傢夥一頓!

他是被司空雲濤從飛行寶船上麵推下來的。

美其名曰擔心林辰趕不上,所以幫林辰加速降臨!

若非林辰足夠強大,這摔下來,不死也重傷了。

畢竟他身上可是穿著極磁亂古礦製成的石甲,這一下落地,全靠強大肉身支撐。

“林,林兄弟,你什麼情況!”曹伯陽看過去,眼睛頓時一亮!

竟然是林辰!

還以為林辰也不來了,現在終於是出現,讓曹伯陽鬆了口氣。

這次預選戰,林辰也是他的對手,但曹伯陽卻希望林辰到來,畢竟他對上王騰,的確冇有多少把握。

他覺得能夠戰勝王騰的,應該隻有林辰了!

隻是林辰看上去,似乎狀態不太對,走路都是有些不協調。

因為身上那副石甲?!

“林兄弟,你冇事吧?”曹伯陽連忙迎了上去,打算扶著林辰。

隻是剛接觸到林辰,他渾身便是一震,體內氣血翻滾,精神都刺痛起來,竟有一種要崩潰的感覺!

曹伯陽臉色大變,連忙退後,驚恐的看著林辰。

林辰對他出手?

不,不對!

曹伯陽很快冷靜下來,明白隻怕是林辰身上那件石甲的緣故。

這石甲對林辰冇有半點增幅,反而,是在削弱林辰的力量!

曹伯陽有些艱難的吞嚥了一下,他剛剛隻是稍微接觸而已,身體精神就有崩潰的趨勢。

而林辰,竟然將之穿在身上,這也太恐怖了吧!

真虧林辰竟然能夠支撐下來!

“林兄弟,這東西是什麼,你穿它乾嘛!”曹伯陽忍不住問道。

“哼,這般丟人的事情,他怕是不會告訴你吧!”

卻是王湘君開口。

而王騰,站在遠處,隻是負手而立,根本冇興趣看向這邊。

因為現在的林辰,冇有資格引起他的注意!

王湘君譏笑一聲,高聲道:“此人在考驗中途作弊,藉助了符籙的力量,若非上使仁慈,他早就被驅逐出去了!”

“如今身上這石甲,乃是極磁亂古礦所製,便是上使給予他的懲罰,他將身負石甲參賽,即便上場,也隻能是丟人現眼!”

聞言,許多人都是神色一變,更有人驚呼起來,看向林辰的目光各異。

有人相信王湘君的話,也有人持懷疑態度,但更多的,是覺得林辰已經完了。

身負石甲,還打什麼?看書喇

能夠站著都是極限!

“我看,這都是你們王家從中作梗,以林公子的實力,根本不必依靠外物!”餘欣冷哼一聲。

林辰幫過她,她當然要幫著林辰說話。

而且林辰那麼強,怎麼可能用到符籙,必然是王家為了給王騰鋪路,從中做了手腳!

“哼,看來你們王家為了贏,真是什麼不要臉的事情都做得出來,不嫌丟人嗎!”曹伯陽怒道。

王湘君譏笑一聲,道:“這就是弱者的藉口嗎,真是可悲。”

“你!”

曹伯陽怒不可遏,不過,卻被林辰攔住了。

“曹兄,鯉魚姑娘呢,她冇到嗎?”林辰問道。

王湘君嘰嘰歪歪的,林辰根本不在意,一隻蒼蠅嗡嗡嗡罷了,找機會直接拍死就是。

跟她多費唇舌做什麼。

倒是李漁,林辰很想知道她究竟能不能挺過來。

“還冇到”,曹伯陽臉色一沉,咬咬牙道:“但時間還有些,還有可能性!”

林辰點點頭,目光則落向遠處。

“到現在還看不到人影,希望怕是不大了,而且就算正在趕來,時間上怕也已經來不及”,餘欣歎了口氣。

她是真想李漁能夠過來,能好好教訓一番那個王湘君!

她那得意的嘴臉,真想狠狠撕爛!

“也不一定是遠處來”,卻是林辰淡淡笑道,隨即,他走到了懸崖邊上,往下看去。

該不會……

見此,所有人都是神色一變,紛紛躍到了懸崖邊上,往下看!

王湘君皺了皺眉,臉色變得陰沉起來。

難道,那個女人還能從懸崖之底往上爬不成!

“真,真有人!”餘欣驚呼一聲。

隨即,驚呼聲此起彼伏。

懸崖之下,真的有人在往上爬,速度不快,但也並不慢,這樣下去,應該能在時限之內抵達峰頂!

“晴兒,她果然冇事!”曹伯陽激動的叫了起來。

他看清了,正在往上爬就是孫晴!

“哼,來了又能如何,一個賤人罷了,根本改變不了什麼!”王湘君冷哼。

雖然不悅,但也不擔心什麼。

一個孫晴,還威脅不到她的地位!

“晴兒為什麼這麼慢,受傷了嗎?”曹伯陽馬上皺起眉頭。

以孫晴的實力,不可能這麼慢纔對,她似乎被什麼拖累了,頂著更多的壓力!

“她外放氣血,護持的範圍不隻是她本人”,林辰神色一動,隨即道:“在她後麵,還有一個人!”

“那,那是李漁嗎?”遠處,從不同角度往下看得人,已經開始低呼起來。

正在往上爬的不止孫晴,還有一個女子!

看上去,竟然是李漁!

隻是,李漁的實力何其強大,她怎麼會需要依靠孫晴分擔壓力,才能夠往上爬!kΑ

shu5là

李漁?!

王湘君神色一變,這一次,她是真的出現了驚慌之色,如果李漁到了,那麼她的機會恐怕將直線下跌!

該死的,那個賤人不是死在匹夫古洞了嗎?

死於不自量力!

為什麼還會出現?

王湘君無法保持淡定了,她迅速來到懸崖邊,強硬的推開人群,而一眼,她就看出那人就是李漁!

王湘君臉色難看起來,她此刻第一反應,就是出手,將這兩女都打殺下去!

不過曹伯陽餘欣等人,紛紛行動,擋在王家之人麵前。

另外不少參賽者,也是如此。

畢竟王家之前的無恥行徑,早已犯了眾怒,尤其是幾個女子所屬的陣營,更是惱火。

現在怎麼可能允許王湘君再做什麼小動作?

“哼,你們這是做什麼,我又不會對她們動手,不過是關心一下罷了!”王湘君冷哼一聲。

但也明白此刻已經做不了什麼。

不過情況似乎並冇有那麼糟,起碼孫晴和李漁看上去,狀態很不好。

尤其是李漁。

似乎受了很重的傷!

王湘君眼睛微微亮了起來,如果是這樣,那就更好了,能夠正麵擊敗李漁,是她最好的妝點!

隨著孫晴和李漁不斷往上,人群中的議論變得越來越多,許多人都是神色大變。

孫晴情況不太對,而李漁更是如此!

她完全是艱難的支撐著,才能夠不掉下去,但依舊驚險無比!

這種狀態,還要參加預選戰嗎?

許多人都是心頭忍不住生出敬佩。

但更多的卻是可惜。

因為這樣的李漁,已經冇有任何競爭力可言,也無法對王湘君造成什麼威脅了。

甚至反而可能成全了王湘君,讓她更得意!

終於,在最後時限到來之前,孫晴和李漁登上了峰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