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小說 >  九天斬神訣 >   第453章 判決

-

殺了!

真的殺了!

當著那三位強者的麵,忤逆龍隕官方的態度,強勢斬殺!

這一幕,令人頭皮發麻,不管覺得林辰做得是對是錯,但此刻,皆為林辰而喝!

起碼,他真的敢這樣做,而且,真的做到了。

為家族,為袍澤,斬殺仇敵,男人當如是!

狠人,也該如此!

而林辰斬殺秦月兒之後,那劍道昇華,入無雙領域,更是震動全場,令人歎爲觀止!

一劍入無雙!

這是何等的驚才絕豔!

此間風采,令人折服!

“真的進了,嘿,原來是這樣,我似乎也看到了一線曙光!”景殺生咧嘴一笑,眼中有精光在不斷跳動著。

“原來如此,這就是無雙武道的路!”龍子良閉著眼睛,感受這一戰,感受剛纔那一刻!

他覺得,他距離無雙武道更近了!

“切”,封一秀打了個哈欠,無雙武道,她已經有了。

主裁判等人都是驚疑不定,林辰這實在是太顛覆了,世上還有如此妖孽?

一劍入無雙。

老實說,若非身上有責任,有義務,他們此刻甚至想要叫好,畢竟這實在是驚豔,可以說是見證曆史!

但,不管再驚豔,再惜才,林辰所做的事情卻也是出格了,已經踩過了紅線!

這樣做,必然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否則,還有誰會遵守規則?!

“殺了他,必須殺了他,此子喪心病狂,殘殺我朝天門的弟子,這件事,必須給我朝天門一個交代,不然,我自己來!”朝天門掌教的怒吼響徹整個演武場。

朝天門上下,群憤激昂,勢必要林辰血債血償!

而神火宗、雷光劍宗、趙家,此刻也全都開始施壓,他們原本冇有辦法對林辰出手,但此刻,林辰卻自己給了他們機會!

怎麼可能放過?

全都在發聲,在施壓,必須將林辰就地斬殺,以儆效尤!

“他做得過界了,無論什麼理由,他都不該在這裡殺人,而既然做了,那麼,按照規矩來吧!”洛敬軒冷哼一聲。

黑龍港內殺人。

冇有第二條路可以走,就是鎮殺!

老院長臉色難看,猶豫著,他當然不想殺了林辰,如此天才,若是處死實在是太可惜了。

但,規矩在這裡,乃是鐵律,而且事先並非冇有阻止林辰做傻事,可林辰還是無視所有,強殺了秦月兒。

這是突破底線的做法,等於與龍隕官方站在對立麵,可稱為猖狂了,老院長心中也是惱怒!

所以此刻,實在是騎虎難下。

而聽到洛敬軒的話,他輕哼了一聲,也顧不得之前那般表麵和氣,直接道:“那景殺生呢,他幫著林辰殺人,是不是也按照規矩來?”

洛敬軒聞言,頓時臉色一變,心中暗恨,隻能硬著頭皮道:“殺生自然也有錯,但罪不至死!”

“在黑龍港無故對黑龍軍出手,幫助林辰殺人,當真罪不至死?”老院長冷哼一聲。

洛敬軒咬咬牙,他現在真的是怒極。

林辰要去殺了秦月兒,對他們來說不是正好嗎,到時候,朝天門被削弱,林辰也將被斬殺。

這正是他想要的。

他初見林辰就明白此人對景殺生的威脅,若是放任成長,恐怕有一天景殺生將保不住第一的位置。

所以,他才動用了一些手段,將流火傀儡的暗門透露給了雷光劍宗。

想要借他們的手,趁早抹除林辰。

隻是冇想到林辰的強大超乎想象,不用等到將來,現在就已經超越了景殺生!

洛敬軒正在煩惱,該如何除掉林辰,讓景殺生繼續維持第一的位置。

卻不想,林辰自己找死!

這無疑是驚喜,讓洛敬軒鬆了一口氣。

可結果,景殺生竟然自己捲了進去,去幫了林辰一把!

他此刻真想將景殺生的腦袋打開看看,究竟是在想些什麼!

“問題是,現在不隻是景殺生出手了,還有兩人也是林辰幫凶,封一秀暫且不管,但龍子良呢,那是州主的兒子,難道也鎮殺?”有議員蹙眉道。

相比於景殺生,龍子良的身份更為尊貴。

此刻,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你們說這些是什麼意思,景殺生與龍子良有罪,以後再判便是,但這林辰,目無法紀,蔑視王帳,如此大逆不道之徒,必須立刻斬殺!”薛乾怒道。

他身為議事上院的議員,自然有資格開口。

而且這件事,扯到最後也隻能是議事院進行商議,然後給出判決。

“林辰既然是明知不可為的情況下殺了秦月兒,那麼他就必須付出代價”,李旋北淡漠開口。

這裡是黑龍港,是他們黑龍軍的地盤。

他的意誌,代表了很多東西!

聞言,薛乾冷笑一聲,林辰,逃不掉了!

“景殺生、龍子良和封一秀,也一樣!”

聽到這話,不少人都是神色一變。

這兩位,保的人可太多了,怎麼殺?

殺林辰一個,有多方施壓,雖不願,但應該能夠執行下去,但要說把龍子良和景殺生也殺了,那洛敬軒第一個不答應!

所以薛乾纔會把他們分開來說,先處決了林辰!

至於景殺生和龍子良,以後再商議,總會有兩全其美的辦法。

但這李旋北,竟然說這樣的話,就不知道他究竟是打算秉公執法,還是偏向林辰。看書喇

而這件事,要是秉公執法,那可就冇法弄了。

“我不管你們是什麼態度,林辰殺我朝天門弟子,必須死,你們要是不殺,我自己來!”朝天門掌教怒吼。

他的確是怒極,說什麼也必須殺了林辰。

而如果不判林辰死罪,那麼朝天門掌教大不了自己出手,反正,黑龍港的規矩,也已經不用顧了!

朝天門掌教的話,讓不少人都是臉色一沉,自然知道這樣做極為不妥,但卻說不出什麼來。

總要給一個說法!

“不錯,這件事,必須馬上給一個說法,林辰,隻能是死,難不成,犯下這樣的大罪,還能活不成,那麼這黑龍港的規矩,就是笑話!”雷無名也是怒吼道。

林辰殺了曹雷,他不可能放過林辰。

“殺了他,這件事冇有商量的餘地!”神火宗宗主寒聲道。

三大宗門掌教開口,半步神藏的恐怖境界,冇有人可以無視他們的聲音。

“看起來,你得死啊,入了無雙劍道也無用”,景殺生看著林辰,冷笑道。

林辰不置可否。

出手之前他就想到了會是這樣的局麵,但,他必須出手,否則,對不起的人太多。

他不能再讓死去的人一直等下去!

“你失去了理智,而後果,你也隻能承擔”,龍子良淡淡道。

林辰出手之前就明白了此事絕無萬全之策,但若就此退縮,再行忍讓,那這一身實力修到而今,所為的又是什麼?

處處製約,總有藉口,一直有力量掣肘,始終冇有全無風險的局麵。

難道,就一直拖下去嗎?

還是,找個機會,以天鎢的能力暗殺秦月兒?

不,不行,林辰不允許自己那麼做,秦月兒必須死在眾目睽睽之下,必須在所有人麵前,讓她為自己所做過的事情,付出血的代價!

無人知的黑暗中走向死亡?

秦月兒不配這樣的結局!

林辰看向龍子良和景殺生,微微奇怪的問道:“那你們呢,你們這是做什麼?”

林辰的確不解。

景殺生和龍子良出手,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你距離無雙武道隻差半步,我想看看你的無雙武道究竟是怎樣的”,景殺生淡漠道。

這就是他的理由,他隻是想看看林辰的無雙武道。

當然,這個過程中,他同樣有所收穫,但那隻是附帶。ia

“隻是覺得,差半步若跨不出,有些可惜了”,龍子良淡淡道。

他們兩人,冇有事先商量,但都想要看到林辰踏出這半步,所以,他們出手,幫了林辰一把。

至於後果。

他們兩個人,還真不是那種瞻前顧後的性格,既然打算這麼做,那就去做!

“就不怕把你們也一起鎮殺?”林辰笑道。

對這兩人的觀感一直不錯。

“我死不了”,景殺生輕哼一聲。

“我也是”,龍子良淡淡道。

背後有人的確是狂,不過,誰背後冇人呢?

即便最後中年人冇能保住他,他還有一個頭,好歹是自家媳婦,就算剩個頭,大概率也是會保住他的吧。

當然,本就冇有萬全之策,不排除,要一路戰出去!

林辰盤坐而下,劍意與劍道齊鳴,他要儘快熟悉自己的無雙劍道,將戰力調整到頂峰!

判決是什麼,他無法乾預,他隻能做到自己該做的事情!

龍子良和景殺生也冇有再說什麼,他們清楚林辰怕是活不了,畢竟所做的事情,的確太出格,完全超越了底線。

作為主犯,冇有讓他活下來的理由!

現在頂多就是還有猶豫罷了,但四家施壓,加上罪證確鑿,終究是逃不過這樣的判決。

至於林辰這樣做是否值得,他們並冇有資格去評價,但林辰需要為自己所做的事情負責。

“該不會被殺了吧……”梅瀟瀟撓了撓頭。

這可就有點糟糕了。

謝詩瑩還等著拜師呢,這要是殺了,讓謝詩瑩抱著林辰的腦袋拜師嗎?

“小姐啊小姐,你就說我這侍女當得稱不稱職吧,以後再說我好吃懶做,我可不認!”梅瀟瀟撇撇嘴。

當下,她手中有一道玉玨閃現,隨手注入一道意識,便收了起來。

希望能趕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