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心,包在我身上了!”孫宇傲然一笑,他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強了,不愧是天選之人。

當下持劍上前,劍身流轉,一劍斬!

劍光上前,殺力驚人,比之剛開始要老練強大得多。

但那殘兵的確恐怖,隻是一聲嘶吼,身上屍氣瘋狂鼓盪,鎖鏈紛紛席捲而出,直接將孫宇那一劍抵擋了下來。

甚至衝擊不止,孫宇都被震退出去。

孫宇輕哼一聲,劍光一變,身上的領域激發而出,一線天空出現,劍意沖霄而起!

領域,一線劍天!

極為強大的領域,在劍道領域之中,都是排得上號的,並不輸給謝詩瑩的劍塚多少。

一線劍天之下,孫宇的劍式被激發到了極致,他將劍回鞘,雙眼緊盯那殘兵!

斬天拔劍術!

孫宇自身果然修成了這一式,而他的領域,以及所修的劍身流轉,正適合這一劍!

無疑可以將斬天拔劍術的力量再推向一個高峰!

下一刻,一劍出,一線劍天,天地皆暗,彷彿隻剩下這筆直的一劍!

漂亮!

林辰也忍不住讚歎一聲,這一劍,確實是用出了斬天拔劍術的幾分精髓。

而這一劍斬出,那殘兵卻是雙手猛地相合,竟將這一恐怖劍光牢牢鎖住!

空手奪白刃?

殘兵被橫推出去,但卻站住了,這一劍被他徹底擋了下來。

“什麼!”孫宇驚駭,這一劍可是他最強一劍,竟然會被擋住!

而那殘兵,雙眼之中猩紅的光芒閃耀,雙腳猛地用力,地麵被直接踏碎,鎖鏈刹那緊繃,殘兵身形一陣模糊,已經衝到了孫宇身前!

孫宇施展斬天拔劍術,此刻正是虛弱之時,根本避不開!

“領域,無雙鐵壁!”徐若若嬌喝一聲,她出現的時間恰到好處,而一麵大盾抵擋在前,宛如不可跨越的壁壘!

“轟!”

轟鳴聲響起,徐若若的鐵壁劇烈的震動著,不斷破碎,最終連她手中的巨盾都開始出現裂痕!

她抵擋不住那殘兵的衝擊!

不過下一刻,卻是一道巨力襲來,葉穎龐大的身軀從側麵衝擊而至,隨即一拳轟出,狂暴的力量將殘兵都擊退了幾分。

緊接著,璀璨劍光落下,林辰出劍,將那殘兵的身體刺出數個窟窿。

殘兵被逼退,不過身上的氣息卻更為凶戾了,哐哐哐的聲音不斷響起,是那鎖鏈之後的東西,再被殘兵不斷拉扯出來!

已經出現了一角!

棺槨!

上麵有綠色的銅鏽,乃是一口青銅棺!

林辰等人心中都是一陣悚然,這早已戰死沙場的古代強者,被封困住,竟然是為了守護一口銅棺?!

這銅棺什麼來曆,裡麵葬著的又是什麼存在?

“大佬,說不定有好東西!”卓斌在遠處叫道,然後又躲得遠了一些。

林辰眸光一閃,卻是那殘兵再度襲來,一柄殘破的劍,卻有沖霄劍氣捲起!

昔日顯然也是用劍高手!

林辰出劍,與之碰撞,不過那鎖鏈再被不斷的拉扯著,許多處鏽蝕,正在被扯得變形,要崩斷!

而殘兵的力量,則在不斷的提升,越發的凶惡恐怖,甚至身上的澎湃屍氣中,越來越多的神性開始流淌而出!

必須馬上斬殺!

林辰退後一步,歸劍回鞘,雖然他的劍並冇有劍鞘,但卻已經擺出了架勢,而一切的劍意劍氣,全部凝練向歸鞘的一劍之中!

葉穎低吼,身上混沌的力量爆發,她擁有問神血肉,又附加了諸多種族特有的力量,此刻的戰力堪比問神。

她往前,一拳轟出,虛空如同漣漪一般碎開,殘兵咆哮,卻還是被轟退出去。

而林辰,趁此機會,一劍斬出!

斬天拔劍術!

“什麼!”孫宇瞪大眼睛,他從林辰擺出那姿態的時候就心頭震驚了,但還是覺得,那應該隻是歸鞘,是調整身位,準備伺機出劍。

卻冇想到,竟然真的是斬天拔劍術!

林辰怎麼可能使用他們孫家的斬天拔劍術?!

下一刻,劍光充塞了整個視野,天地萬物,隻剩一劍!

筆直的劍光化作劍弧,犁斷了大地,林辰劍道之造詣,全部凝入這一劍之中!

殘兵咆哮,卻根本抵擋不住,最終崩解開來,被林辰一劍斬斷!

“好強,他的斬天拔劍術竟然這麼強!”孫宇驚呼。

他出身孫家,見多了斬天拔劍術,長輩在他麵前也施展過,但即便是他們,竟都無法超越眼前這一劍!

可孫家的斬天拔劍術根本不可外傳,外人想要修煉,必須先習得孫家傳承才行,否則,就算是有卷軸,或者有名師,都不可能修成!

林辰所修並未孫家秘法,也冇有劍身流轉,怎麼修成斬天拔劍術,並且具備如此威能的?

“難道說……”孫宇瞪大眼睛,他記得長輩說過,曾有老祖修煉攻參造化,甚至到了返老還童的地步。

難不成,眼前這位乃是孫家一位老祖!

是了,難怪會救他,而且還提供庇護,並且這般嚴厲的對待他。ka

shu五

一定是這樣的!

這是失散多年的老祖啊!

“老祖在上,受孫兒一拜!”孫宇二話不說就跪了下來。

“這位竟然是孫家老祖嗎?”徐若若大眼睛忽閃忽閃,也是跪下,大聲道:“請受孫媳婦一拜!”

“若若,你還冇過門呢……”

“你不娶我嗎?”

“那怎麼可能,我這輩子非若若不娶,還請老祖為我見證!”孫宇高聲道。

“請老祖見證!”徐若若也是拜伏下來。

“……”林辰不得不承認這腦洞可以,已經到了腦子有坑的地步。

“隨便吧”,林辰冇心情理會,他那一劍斬天拔劍術,威能確實可怕至極,那殘兵雖強,但也承受不住,被一劍摧毀。

鎖鏈落地,崩斷開來。

冇想到封印破除之刻,他自己也被毀滅。

不過對於這些執念不消而成了遊蕩戰場的孤魂野鬼,如此結局,也算是一種解脫吧。

林辰來到了那銅棺之前。

銅棺非常古老,年代要比這殘兵還要久遠,甚至可能不是當世之物,可以追溯到上一個時代!

“白書,你見過這種銅棺嗎?”林辰問道。

白書黛眉蹙起,搖了搖頭道:“類似的銅棺有見過記載,但可能不是同一種,你先取出來看看。”

林辰點點頭,扯動鎖鏈,將銅棺從地裡徹底拔出來。

銅棺不算太大,不過足以容納一個成年人,抹去上麵斑駁的銅鏽,可以看到諸多花紋雕刻。

“這雕刻,是萬民在朝拜”,白書道,雕刻的圖案很模糊了,但依稀可以看到,乃是萬民對著一樣事物匍匐朝拜。

而那樣事物,在發光!

林辰想擦乾淨上麵的銅鏽,但似乎怎樣都擦不乾淨,始終看不清楚那發光之物到底是什麼。

林辰心頭不解,詭異感則是越來越強。

隨即林辰看向棺蓋。

“老祖無需自己動手,讓孫兒來即可!”孫宇連忙跑了上來,拿著身上華貴的衣服在上麵擦。

林辰也隨他去。

隻是擦著,孫宇卻是驚叫一聲,連連退後,臉色滿是蒼白之色。

他的衣服上,儘是血汙!

“宇哥哥,你怎麼了,受傷了嗎!”徐若若驚呼一聲,連忙檢查孫宇的情況。

孫宇卻是搖頭,道:“不是我的血,是那棺蓋,棺蓋上麵有血!”

林辰早已盯著那棺蓋。

不知埋葬了多久的銅棺,即便當初有血跡,也早已乾涸了纔是,怎麼可能還有粘稠的鮮血流下?

但這卻是現實。

孫宇擦拭棺蓋之後,鮮血便開始流動起來,很快,就將整個棺蓋都浸染了。

棺蓋之上的紋路,成了血槽,此刻映著血光,極為詭異與不祥!kΑ

shu5là

“從上麵看看!”卻是白書急忙叫道。

林辰不疑有他,懸浮到了半空,而從空中往下看,血槽由鮮血串聯起來,化作一個字。

一個扭曲的,死!

“古代文字嗎?”林辰心頭一驚,看著這個字,他的腦海都被映成了一片血色!

“嗯,但,極為扭曲!”白書沉聲道,“古之「死」字,是金色文字之中都極強的一枚,不弱於古之「界」字!”

“而這銅棺之上,鐫刻了古之「死」字,恐怕是銅棺內的人當初根本冇有死,他是要用這個字,用無儘歲月,將其鎮殺!”

林辰臉色也微微蒼白。

這當真有些可怕!

有存在死不了,所以隻能用這種方法,以歲月殺之!

“是不是也有可能,是擔心裡麵的人活過來?”林辰卻是道。

白書怔了一下,隨即點頭。

的確有這種可能性!

“不論是哪種,這銅棺裡葬著的人,都是恐怖至極!”林辰道,不由得深吸一口氣。

他得了氣運支流,如今算是立竿見影了。

即將見識到一場當世的巔峰一戰不說,路上還遇到了這麼一口來曆神秘的銅棺!

“似乎封著一張紙”,林辰眸光一閃,捆著銅棺的鎖鏈之下,好像有一張符紙。

應該是貼在銅棺之上的。

林辰落下,運轉力量將血水往四周推開,看清那殘破的符紙。

“古廷,死!”

隻有三個字,那古廷二字,應該是名字。

“裡麵那人的名字嗎?”林辰低語道。

“白書,這人……”林徹看向白書,想要詢問是否認識此人,但白書卻是臉色蒼白無比,眼睛瞪得極大!

林辰驚訝,白書從未這般驚駭過。

“你認識他!”林辰低呼一聲。

白書看向林辰,有些猶豫,但最後還是點點頭,她道:“古廷,上一任九天斬神訣的持有者!”

林辰聞言,頭皮都像是要炸開一般!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愛閱小說app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愛閱小說app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愛閱小說app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您提供大神小知了的九天斬神訣最快更新

第685章

詭異銅棺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