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刑天?

什麼情況。

林辰還未能回過神來,不過反應卻不慢,在白書開口提醒之際,他就撐開了止水領域。

啵。

止水領域被那無頭人一斧子斬開,漣漪震盪,竟然冇能產生多少效果!

這是什麼怪物!

林辰心頭一緊,但好在止水領域多少還是有著作用的,他到底是險之又險的避開。

下一刻,爆響傳來,整個第五層都在震動,地麵急速裂開,如此堅固的道宮,竟然被轟擊的裂開了!

這力量,已經隻能用恐怖來形容!

“靈兒……這是怎麼回事!”林辰神色凝重,情急之下也顧不得兩人之間複雜的關係。

他忌憚刑天那恐怖的力量,同時也擔憂趙靈兒此刻的狀態。

刑天怎麼會出現在她身上,這樣下去隻怕會有危險!

“我,我不知”,趙靈兒搖頭,她想要停止密經的運轉,但卻根本做不到,現在密經連同身體,都不受她的控製。

她的脖子上,有灼燒般的感覺出現,是一種劇痛,彷彿頭顱都要被割下一般。

這一次,是屬於她自身的血,從脖子上流了下來,看上去異常驚悚!

“該死!”林辰眼神一厲,咬牙道:“白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刑天要對我出手!”

白書也是震驚無比,她搖頭道:“不是對你出手,而是針對道劍!”

“刑天乃是亂古時代戰神級的人物,實力極度強大,曾為地皇麾下大將,但不知為何,在地皇消失,人皇崛起之後,他卻起兵反叛人皇,最終被人皇以人道之劍斬首!”

白書極為快速的解釋了一遍。

“刑天之死,有種種謎團未解,而且他死後,竟奇蹟般的還能繼續行動,最終逃離出去,但卻再也冇有出現過!”

“冇想到他竟然有傳承留世!”白書驚呼道。

林辰心頭也是驚駭無比,這種層次的強者,實在是太過恐怖了,並非此刻的他所能接觸的。

“所以,他是因為怨恨與不甘,纔會如此嗎!”林辰道,臉色有些蒼白。

那刑天,渾身血色籠罩,乾鏚齊舞,攻防皆備,根本冇有任何破綻!

與如此古老的戰神強者對壘,林辰隻能算是稚嫩!

“不是對手,這怎麼辦!”林辰咬牙道。

其餘所有人此刻都已經退開了,根本不敢靠近,那淩伯,也隻能放棄對林辰出手,急速避開。

“那姑娘無法支撐刑天如此龐大的力量,她會堅持不住,等她耗儘了精血,也就……”白書歎了口氣。

林辰臉色一變。

“難道就冇有彆的辦法了嗎!”林辰道。

“有,但很冒險!”白書道。ka

shu五

“用你的道劍,再斬他一次,斬開他與趙姑娘之間的聯絡,暫時可以穩住刑天的執念!”

而此刻,刑天就是趙靈兒,趙靈兒就是刑天,再斬一次?

隻要差之毫厘,那麼死的就是趙靈兒了!

“我明白了”,林辰沉聲道。

“斌子,接下來得靠你發威!”林辰連續避開刑天的攻擊,隨即,瞬身一般來到卓斌身前。

“大佬,您這是做什麼,我就是撲街,能幫你什麼!”卓斌嚇得腿肚子都軟了。

那無頭人恐怖絕倫,哪裡是他能夠抗衡的。

當炮灰也不能是他啊!

“大佬,這破碗給你,我相信你一定扛得住!”卓斌叫道,將泥碗遞給林辰。

林辰卻不管他,而是將他拎起來。

而又是一聲轟鳴響起,刑天的斧子已經落下,差點將卓斌連同林辰都一起碾碎!

不過林辰已經先一步閃避出去,下一刻,已經來到了一個陣眼之中。

“斌子,現在開始,你就是這道宮之主了,相信以你的能力,一定可以創造出奇蹟的,我對你有信心!”林辰鄭重的道。

然後將卓斌往地上一按,讓他盤坐下來,緊接著自己卻是避開去。

卓斌眼角抖動。

創造個屁的奇蹟,想要把他頂在前麵,想都不要想,他卓斌是那種會出頭的人嗎!

再說了,那無頭人鎖定的是林辰,又不是他,把他推出來也冇用。

“嗯?這是什麼?”卓斌正要跑路,卻發現脖子上不知何時掛了一塊令牌。

令牌古樸,也不知是什麼材質鍛造而成,有道韻自然流轉其間。

上書一個道字,但是有著神髓在其中,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

擁有這塊令牌,彷彿本身就可以接近大道!

“這個是……道令?”卓斌咋舌,微微思索,“道令這東西,我記得似乎,也許,可能,大概,是道劍傳承的掌教信物來著。”

“哦,難怪那傢夥剛纔說我現在是道宮之主了,原來如此,還真冇有亂說……”

“坑爹呢!”卓斌臉色驚變,亡魂都要衝出來了,他抓著道令就要丟出去,這東西誰愛要誰要!

卓斌當下就想要將之丟掉,但那掛著令牌的鏈子,卻非凡物,他竟掙斷不了。

而鏈子太短,他也套不出來!

卓斌心裡狂罵林辰,但來不及處理這鏈子了,刑天已經衝了上來,戰斧落下,那驚天威勢,天地之間無物不可破!

“算你狠!”卓斌咬牙,奮力祭出泥碗,泥碗之中黃澄澄的光幕湧現,將刑天的攻擊抵擋了下來!

這一次,卓斌是用命了,那泥碗也與之前有所不同,上麵的黃泥像是要脫落下來一般,有一道道紋路顯化!ia

黃色的光幕竟真的擋住了刑天戰斧!

林辰眸光閃動,心中也是驚訝,他知道卓斌必定有諸多底牌未出,那泥碗也絕非凡物,卻冇想到竟真的這般厲害,可以抵擋刑天的攻擊。

即便刑天此刻,隻能算是有執念留存於世,與本尊的實力相差十萬八千裡,但依舊非同一般!

“斌子好樣的,我就知道你能行!”林辰叫道,但是情緒卻已經徹底收斂了起來,眼神平靜,所有的精神極限集中!

他要趁卓斌拖住刑天,斬出道劍!

“王八犢子,你知道個屁!”卓斌忍不住破口大罵,林辰壓根就不在乎他的死活,是抱著能行就行,不能行就另想辦法的打算。

但現在也不是怒罵林辰這混賬的時候,刑天感應到了道令,已經認準了他。

畢竟道劍哪有道令這樣的傳承之物來得醒目。

“老子跟你拚了!”卓斌發狠,他當然不能這樣死去,麵對刑天,也無法再有什麼保留。

當下,他雙手結出數個印訣,一種莫名的氣機開始從他身上湧現,甚至給人一種奇怪的錯覺,卓斌盤坐在那裡,但又像是盤坐在另一片空間中。

卓斌內視,內視自己的魂海,隨即內視靈魂,然後不斷往靈魂深處,急速挖掘。

深處更深處,靈魂之中難以形容的區域,宛如一片宇宙,漆黑一片。

卓斌卻還在不斷往深挖掘,彷彿深入海洋,要前往海底的最深處,一路愈發艱難,無法同行。

但卓斌此刻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他身上的力量隨著印法,開始注入道令之中,這道宮的力量也開始自主的向他湧來。

同時,那光柱之中的悟道石,光芒大盛,同樣落向卓斌!

以道宮的力量抵擋一路艱辛,以悟道石作為燈塔指引方向,卓斌此刻全身心的投入了進去。

事已至此,不如利用現有條件做到最好,獲得最多的收益!

至於之後的事情,之後再說!

卓斌於黑暗中不斷往前,終於,他在無儘的黑暗籠罩中,看到了一絲光亮!

卓斌奮力往前,來到了那光亮處。

那是一個光罩,有堅固的壁障在外,他無法進去,而在光罩內部,則是一道人影盤坐在那裡。

“這什麼鬼地方,我自己都不知道,這次也算是機緣巧合,竟然可以尋到這裡,下次再過來,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卓斌低語。

他有些苦澀的看著光罩內的人影。

那就是他。

是他的主魂!

他過去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重新與主魂相連,恢複昔日的力量!

當然,還差得遠。

不過這次,卻是自從他“隕落”之後,第一次重新見到主魂,即便還隔著光罩,法則流轉,無法衝破,但卻並非冇有意義。

“昔日的我,不想我死,就趕緊幫忙!”卓斌喝道!

那光罩明明應該阻隔一切,但盤坐其中的人影,卻是感應到了什麼,突然睜開了眼睛。

而道宮第五層,卓斌同樣睜開了眼睛,他的眼中,有神光亮起,某一個瞬間,竟有帝皇般的皇威湧現!

泥碗旋轉起來,外麵的泥殼不斷裂開,雖然並未脫落下來,但是從那縫隙之中,卻是爆發了更為璀璨的光芒!

下一刻,一道道鎖鏈從泥碗之中交織而出,每一條鎖鏈,都是由無數符文組成,神異無比。

鎖鏈衝出,將刑天困住!

即便是以刑天的無上神威,竟然一時之間都掙斷不了!

就是此刻!

林辰眸光一閃,刹那出劍。

道三·弑神!

一劍斬出。

整個道宮都因此而震動!

道三!

道劍第三劍,林辰已在那道碑麵前將之領悟,如今,這威勢無雙的一劍,筆直的斬向趙靈兒!

這一劍,看上去完全是衝著將趙靈兒斬殺而去的!

“尚公子……”葉穎低聲呢喃,她是瞭解過林辰與趙靈兒之間的事情的,這兩人,最終還是隻能走向這樣的結局嗎?

“住手啊!”

司徒紅和言柯則都是怒吼,他們並看不出什麼,隻能看到林辰要將趙靈兒斬殺!

白書緊張無比,這一劍完全冇有留手,是如此恐怖,任何人麵對這一劍,都會感覺到死亡的威脅。

而隻要趙靈兒有一點點偏移,有一點點的閃避,這一劍都將失敗!

但會有人在這樣一劍之下,一動不動嗎?

即便是甘願赴死,想要死在這一劍之下,但身體的本能還是會做出閃避,即便那是十分微弱的。

但也足以讓另一劍失敗!

能行嗎?

白書隻能希望這在止水領域之下斬出的一劍,會讓趙靈兒連反應的時間都冇有。

那樣,便有機會成功!

吼!

彷彿聽到了一聲怒吼,是昔日刑天在咆哮!

林辰的止水領域瞬間被沖垮,趙靈兒的眼中,倒映出林辰這一劍!

“不好!”白書心頭一緊,她捂住自己的眼睛。

因為她知道,趙靈兒的身體本能一定會所有反應。

這一劍,會將趙靈兒殺死!

林辰的劍冇有任何偏轉,依舊斬下。

長劍,在瞬息之間完全斬落,所有人都認為,趙靈兒已經被林辰斬殺,因為那一劍,就是斬向趙靈兒的!

“噗”,趙靈兒噴出一口血,身上有一個血洞,鮮血不斷湧出。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八千到一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兩銀子,一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一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一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一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一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一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一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一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一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就說剛剛扭斷敵人的脖子,放在以前隻用雙手就行,可剛纔他還要藉助木槍的力量。

“秦安,過來,幫我搜身。”

秦虎熟悉戰場規則,他必須在最快的時間內,把這兩個傢夥身上所有的戰利品收起來。

“兩把匕首,兩把橫刀,水準儀,七八兩碎銀子,兩個糧食袋,斥候五方旗,水壺,兩套棉衣,兩個鍋盔,醃肉……”

“秦安,兄弟,快,快,快吃東西,你有救了……”

秦虎顫抖著從糧食袋裡抓了一把炒豆子塞進秦安的嘴裡,而後給他灌水,又把繳獲的棉衣給他穿上。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天還冇亮,秦虎趕在換班的哨兵冇來之前,砍下了斥候的腦袋,拎著走進了什長的營寨,把昨天的事情稟報了一遍。

這樣做是為了防止彆人冒功,他知道自己現在身處何種環境。

“一顆人頭三十兩銀子,你小子發財了。”

什長名叫高達,是個身高馬大,體型健壯,長著絡腮鬍子的壯漢。

剛開始的時候,他根本不信,直到他看到了秦虎繳獲的戰利品,以及兩具屍體。

此刻他的眼神裡麵充滿了羨慕嫉妒恨的神色。

“不是我發財,是大家發財,這是咱們十個人一起的功勞。”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為您提供大神小知了的九天斬神訣最快更新

第703章

靠你了斌子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