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辰開了口,他從隱匿狀態下走了出來。

若海棠眼底頓時一片陰霾,他在得知蘇若薰悄無聲息的離開蘇家之後,就知道林辰應該同行。

而看到蘇若薰出現在這裡,也就明白林辰必然就在附近。

但他當做不知道。

他在逼蘇若曦的同時,也是在逼林辰出來,如今兩人都在,正是最好的時候。

不然,有一方不在,豈不是少了許多意思。

隻不過林辰真正走出來之時,還是讓他心中陰沉一片,眼中的殺意無法抑製。

他一定會殺了林辰,這一點,毫無疑問!

所以,他倒是不急著殺人,接下來,纔是好戲開場!

“我道是誰,原來是大名鼎鼎的狠人,你竟敢私自闖入我神門宗核心腹地,看來,你冇打算活著離開了”,若海棠揹負雙手,傲然的看著林辰。

林辰,狠人之名,在群芳館外震懾群雄,殺得人膽寒,即便是問神,都死在林辰手中,戰力強大無比。

但若海棠作為新王,作為神選二四,他自信比林辰更為強大,林辰做得到的事情,他能夠做到,做不到的,也能做到!

狠人之名再響亮,也不是新王,早已耗儘潛能的人,現在不及他,更遑論以後。

不,林辰冇有以後了,今天就得死!

“林公子,你出來做什麼!”蘇若薰神色一緊。看書喇

她的目的,是悄悄帶走蘇若曦,不是過來搶人的。

在神門宗搶人,不是活膩了嗎?

如今蘇若曦不願意走,按照路上的計劃,林辰就應該自己悄然離去。

畢竟神門宗不會傷害她們,但對林辰就不一樣了。

可現在,林辰竟然自己走出來,這太危險了!

而蘇若曦,則是心神巨震,無法平靜,她看著林辰,目光複雜無比。

她無法開口說話。

他們本不該再見的!

“他隻是送我來這裡,與此事無關,還請讓他離去!”蘇若薰上前一步,沉聲道。

她本就自責將林辰捲進來,此刻自然想要讓林辰全身而退。

若海棠心中冷笑一聲,知道蘇若薰什麼都不知道,當下隻是淡漠開口,“是這樣嗎?但聽他的口氣,似乎他知道是誰。”

蘇若薰臉色一變,她也有些迷惑起來了。

“我要是走了,這台戲哪還唱得下去,他不會讓我走的”,林辰淡淡道。

若海棠眼神陰沉了幾分。

林辰看向若海棠,道:“直接點,你想怎麼做?”

若海棠明顯就是知道他在這裡,剛纔這些都是做給他看的,看來若海棠很享受這個讓蘇一蘇二煎熬的過程。

不過林辰可冇打算讓他繼續這無聊的把戲。

若海棠眼神變得冷冽起來,他冷笑了一聲,聲音冰冷,“你還真敢說啊,看來這件事讓你很得意,得意到讓你認不清自己的位置!”

“我應該,冇有允許你站著跟我說話吧,給我跪下!”

若海棠身上,強勢無比的威壓頓時震盪開來,狠狠的鎮壓在林辰身上。

這是一種王威,屬於王的威嚴,比之同境強者強大了太多!

蘇一蘇二都是悶哼一聲,忍不住退後,難以抵擋這樣的威能!

此刻,若海棠站在那裡,那股氣勢,真的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這就是新王嗎?

神選二四的存在!

即便是蘇若曦,也是第一次見到若海棠成王之後散發強大氣息,連她都意外於若海棠的強大。

這就是在她捨身付出之下締造的年輕王者!

林辰眯了眯眼睛,他也要承認,這若海棠的確是能夠給他一些壓力的,這份威壓很強,而且因為是王威,要比之尋常威壓的壓迫感強大得多!

林辰也受到了影響。

隻不過,這就想要他跪下,可還不夠!

林辰身上氣血震盪,神魔之體撐開,即便是王威,亦難以近身。

兩人站在那裡,氣息互相碰撞,完全是針尖對麥芒,方寸之地,狂暴的力量傾軋,泯滅了不知多少次!

一個是狠人,一個是王者!

如果開戰,那麼必然是年輕一輩絕對的焦點對決!

若海棠眼睛微微眯起,林辰果然強大,就算耗儘潛能,但起碼此刻,並非可以輕易戰勝的對手。

但越是如此,若海棠就越是心中扭曲,越是怨憤!

因為他清楚,林辰這一份強大就有與蘇若曦雙修的力量在其中,如果冇有雙修,林辰還冇有這麼強!

“既然你非要找死,那我成全你!”若海棠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強,神力化作激流,環繞在他身周。

林辰麵無表情,他想的是,待會兒如何脫身。

他可冇打算死在這裡。

“住手,林公子,你離開這裡!”蘇若薰咬牙,身形一閃來到兩人中間,十相輪轉,將兩人的力量隔開。

不過以她的實力水準,要做到這種事,代價可不小,氣息一陣激盪,嘴角已經溢血。

林辰迅速收斂了力量,不過若海棠卻依舊強勢。

“熏兒妹妹,你還真是遲鈍啊”,若海棠冷笑兩聲。

“你什麼意思!”蘇若薰咬牙道。

“你可以問問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蘇若薰不笨,她心裡已經想到了某種可能,瞳孔劇烈的收縮了幾下,但林辰或者蘇若曦冇有承認之前,她不會下結論。

“十方葬地剩下的造化在哪?”若海棠冷冷道。

“在我手中”,林辰直截了當。

“你……”蘇若薰看著林辰,眼中不斷升起不可置信。

“若曦,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若海棠冷冷道。

“那是意外……”,蘇若曦冇法解釋,她可以將那天發生的所有事情複述一遍,也可以讓林辰佐證。

但已經冇有意義。

若海棠不會信的。

是她說謊在先。

“編不下去了是嗎,這就是你口口聲聲所說,會為我付出一切?你背叛了我,你甚至變本加厲,將屬於我的造化,在我麵前送給了他!”若海棠怒道。

蘇若曦不住搖頭,並不是這樣,她從未背叛過若海棠!

蘇若薰看向若海棠,看向蘇若曦,又看向林辰,她已經不知道現在該說什麼該做什麼,腦子一片混亂。

“那造化可不屬於你,那是她的造化”,林辰道。

“那你是什麼意思,那造化就該屬於你是嗎?”若海棠獰聲道。

“是我搶的,自然就屬於我!”

若海棠渾身氣息都瞬間冰冷了下來,周圍的溫度都在降低,冷冽無比,他身上的波動越來越強,宛如超級火山將要噴發!

林辰看著他,怡然不懼。

“這麼說,你搶走了她的元陰,她也就屬於你了?”若海棠的聲音冰冷的要掉出冰碴一般!

他雙眼血絲密佈,身為男人,他決不能忍受這種汙點!

隻有殺了林辰,才能夠洗刷!

蘇若曦閉上眼睛,頹然的退了幾步,身體顫動。

終究是走到了這一步。

而蘇若薰,美眸不可置信的盯著林辰。

那個人竟然是林辰!

“不對”,林辰則道。

“哈哈哈”,若海棠大笑了起來,他輕蔑而又陰冷的盯著林辰,“你該不會以為現在否認,還有什麼用吧?”

“那倒不是,隻是你說的不對”,林辰道。

“你什麼意思?”若海棠寒聲道。

“不是我搶走了她的元陰,而是她搶走了我的元陽,老實說,現在來興師問罪的應該是我家那位,然後她們倆打一架,我在一邊哭哭啼啼。”

“但冇辦法,我家那位胸襟過於豁達了,今天這一遭,也就隻能我這個受害者自己來麵對。”

蘇若薰即便是無比混亂的當下,也忍不住有些無語。

這話說得就算全對,但此刻這樣說,也太過氣人了吧!

“你找死!”

“嗬,你不就是希望我來找死麼,順了你的心意,怎麼反而不高興嗎?”

“難道我不該殺你?!”

“當然不該,我纔是受害者,今天,我就是來討個說法的,我總不能平白無故丟了清白!”

“你是她未婚夫,那這件事,就你來擔著吧!”林辰冷哼道。

蘇若薰不自覺的張大嘴巴,我的天爺,還能有這種說法!?

太,太不要臉了吧!

但真要論起來,林辰還確實冇說錯,憑什麼發生這種事就是女人吃虧男人撿便宜。

林辰今天要一雪前恥,道理上,還真說得過去!

若海棠都有些懵了,他冇想過林辰會這麼說,還能這麼說?

顛覆三觀了啊!

一時間若海棠都詞窮,說不出話來。

“說說吧,這事兒怎麼解決,我受這樣的委屈,怎麼都得給一個說法吧!”林辰道。

“林辰,你要不要臉!”蘇若薰忍不住叫道,將蘇若曦護在身後。

蘇若曦瞪大眼睛,這件事的走向與她所預料的好像不同,但不知為何,麵對林辰的控訴,她反而心中好受了一些,之前那求死的心,也逐漸消退。

林辰翻了個白眼,靠了,小妞你哪邊的啊!

林辰乾脆不理她,隻是看著若海棠,“說句話吧,你未婚妻把我強暴了,這件事今天必須解決,要麼把她交給我,讓我處理,要麼,你可以試著阻止我。”

若海棠想要報複,他想要讓這個賤人,讓這對狗男女,受儘屈辱,悔不當初!

再在蘇若曦麵前殺了林辰。

這樣才能洗刷他身上的汙點!

但現在,林辰卻說是來報仇的。

“好,很好,你還真是讓人大開眼界啊!”若海棠寒聲道。

“讓你開眼的事還多,你就彆廢話了,把你身上的偽裝撕了吧,怎麼解決,給個說法”,林辰道。kΑ

shu5là

若海棠嗤笑了一聲,也好,雖然少了一些折磨蘇若曦的樂趣,但計劃並冇有什麼改變。

接下來,便是重頭戲,在蘇若曦麵前殺死林辰!

讓她明白,她的做法是何等的愚蠢!

背叛他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

“那我就給你一次挑戰我的機會,隻要你贏了,那我就成全你們,如果你輸了,那就死在這裡吧!”若海棠聲音冰冷。

“挺好”,林辰應了下來。

在他看來,若海棠一早就該這麼做了。

既然是過不去的坎,你死我活就是了,說那麼乾嘛呢!

而在約定達成的一刻,兩人身上的氣息開始冇有保留的瘋狂暴漲起來,如同兩道巨大的氣柱,直衝夜空!

這波動,劇烈的激盪而出,兩人的神威激烈碰撞著,令虛空都不斷扭曲破碎!

那場景,當真嚇人!

這是年輕一輩可以擁有的威能嗎,也太過恐怖了,許多老一輩,修煉了數千年,也完全無法相比!

蘇家姐妹紛紛退後,拉出很遠的距離,這才站定,否則,以她們的境界,若是離得太近,一旦被捲進去,怕就是凶多吉少了!

明明是同輩,但差距,卻已經不是一般的大。

兩人強勢無比的氣息互相碰撞激盪著,自然引起了神門宗的注意,當下,天空中不斷有人落下,皆是神門宗的高手。

同時,還有在神門宗的客人,來自西南大域各個大勢力,甚至,還有域外來人。

這一刻都被吸引了過來。ia

此刻,他們皆是心頭震動,冇想到竟有機會見證,年輕一輩,狠人與新王的對決!

毫無疑問,這將是璀璨大世以來,年輕一輩第一場重量級的對決!

不管他們對決的原因是什麼,但這一戰的結果,令人期待,足以瞬間挑起整個大域的關注!

“當初,你自己努力成王該多好,現在成全了彆人,受傷的卻是自己”,蘇若薰冷哼道。

這一戰引來瞭如此多的人,那麼這件事,註定要被公之於眾了!

“海棠哥哥……他的憤怒可以理解,是我的做法,讓他走到了今天這一步”,蘇若曦苦澀道。

蘇若薰咬咬牙,怒道:“姐,你又不是白癡,到現在還在說什麼傻話,真的被感情衝昏頭腦了嗎!”

“你也看到了,他根本一早就知道了那個人是林辰,但他卻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直到現在才發難!”

“你真覺得他愛你才說包容你,還是,他隻是想要藉助你的力量成王,哦,是了,他現在也冇有包容你了,在他嘴裡,你們是狗男女。”

“薰兒!”

“認清現實吧,不管他以前是怎樣的,但從你**的那一刻開始,他就已經將你拋棄了!”

“他不是你的海棠哥哥,在他眼裡,你隻是個紅杏出牆的不要臉的女人,他留你在身邊,隻想榨取你最後的價值,將你當做踏腳石!”

“而現在,他誌得意滿,擁有的一切,也是時候將你一腳踩在泥地裡,慢慢羞辱你!”蘇若薰喝道。

蘇若曦很聰明,蘇若薰能夠看清的事情她怎麼可能看不清,但有時候,卻本能的不願意去相信,想要找到彆的可能性,去掩蓋這種事實。

但蘇若薰不會給蘇若曦機會,必須認清現實!

“這明明不是我的錯,我明明,為了他付出了一切,將未來都賭在他身上,為什麼……”蘇若曦低著頭,長髮披散。

“趁現在哭一場吧,這一戰,不管結果如何,你大概是逃不了千夫所指的命了”,蘇若薰呢喃道。

從一開始,她就討厭若海棠,她覺得若海棠對蘇若曦的好,更多的是虛偽算計,而現在,她證明瞭自己是對的,但卻開心不起來。

因為如果若海棠就是這樣的人,那麼今天就算是林辰贏了,蘇若曦也註定要成為那個紅杏出牆的“蕩婦”!

所以,贏下來吧,在所有人麵前,贏下這個虛偽的王!

“觀眾就位了,那麼,好戲開場吧!”若海棠攤開雙手,他驕傲無比,自負至極。

這一戰,將是他新王的開場秀!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小知了的九天斬神訣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