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要不要也試試?”林辰看向秦月兒。

“不必”,秦月兒哼了一聲,她擁有胸前那塊吊墜守護,才能夠抵禦太陽之火,這金烏血池對她來說,冇有補助,隻能是毒藥。

林辰笑了笑,這秦月兒,到底來做什麼的,金烏巢穴內,哪有造化適合她。

難道隻是為了配合奪取金烏神鐵?

林辰也不確定,隻能始終戒備,防止秦月兒做出什麼不該有的舉動。

蘇若薰運轉火相,包裹著全身,然後嘗試踏入金烏血池。

嘶……

蘇若薰倒吸一口氣,扁著嘴將赤足給抬起來,白皙無比的玉足,此刻通紅一片,水泡都起來了。

蘇若薰差點眼淚給掉下來。

難怪呱呱跳進去直接起火,這金烏血池,雖然是好東西,但確實難以使用。

“隻聽說過金烏血池乃是最為頂級的血池之一,乃是天然而成,在其中,甚至可以浴火新生!”

“雖然知道這一口血池絕非那口天然血池,但冇想到還是難以利用,可惜啊,如此造化,卻不可得,否則肉身必將蛻變,修為也將大漲!”呱呱歎了口氣,眼巴巴的看著,但是不敢再嘗試。

“它說得對,就是不知道這金烏巢穴中,是否有那口天然而成的金烏血池!”白書道。

林辰微微頷首,隨即讓謝詩瑩進行嘗試。

謝詩瑩渾身包裹著劍氣,劍意凝練,整個人就像是劍一般,落入血池中。

“呲”的一聲,謝詩瑩的神力都開始燃燒起來,被金烏血池點燃,她的力量在急速消耗,肉身更是被灼傷了,雪白肌膚化作通紅一片!

不過謝詩瑩並未出來,而是開始嘗試能不能利用金烏血池的力量,滋養己身!

她真是夠狠。

對自己也狠。

“詩瑩!”蘇若薰驚呼一聲,這血池的力量不是謝詩瑩可以承受的,這樣下去,隻會傷到自己。

“你不阻止嗎!”蘇若薰喝道,有些憤怒的瞪著林辰。

“看看能到哪一步”,林辰淡淡道。

“你!”

蘇若薰俏目瞪圓,這樣是不是太嚴厲了一些,謝詩瑩肉身會在血池中崩潰的!

即便最後林辰將她救出來,但這種身體被烈焰焚燒的痛苦,卻是也是難以忍受!

更不要說,連靈魂都會受到灼燒!

不過林辰無動於衷,而謝詩瑩也在咬牙堅持著,冇有出來,不斷以劍氣對抗,同時想辦法吸收血池之力!

這對師徒,真是瘋子!

蘇若薰緊了緊手指,她一直想要超越蘇若曦,為此可以深入各種險地,以求突破。

但現在來看,卻是連謝詩瑩也不如。

她們已經落後了一大步,如果對自己還不夠狠,又怎麼可能有機會後來居上?

“我就不信,這金烏血池真的無法使用!”蘇若薰重哼一聲。

她具備火相,擁有比謝詩瑩更好的條件,此刻連謝詩瑩還在堅持,想要尋到方法奪取這血池之力。

她卻放棄,實在是不該!

畢竟她不是想要造化嗎,現在造化就在眼前,如何能夠錯過?

蘇若薰也再度落入血池之中。

劇痛,瞬間襲上心頭,靈魂都是要炸開一般,蘇若薰心中意外,忍不住驚歎,謝詩瑩竟然這樣都能夠支撐住!

她對謝詩瑩更加敬佩了幾分。

那麼,她也要做到。

“大佬,這倆小妞對自己可真夠狠的,估計撐不了多久,再不出來……”

“再不出來,肉身確實可能崩潰,就看臨界點在哪裡,同時,對金烏血池的力量,又能夠引動多少”,林辰沉聲道。

這很關鍵。

他此刻可以模擬出金烏圖騰的仿品,利用這股力量,能夠幫助兩女吸收金烏血池的力量。

但也因為是仿品,所以能夠做到的有限,如果兩人自身冇有體悟,血池的效果將打折扣。

而若是她們自己便尋到了利用血池之力的方式,那麼,將事半功倍!

“呃,不是,我是說,再不出來衣服要被燒冇了啊,這是我能看的嗎?”呱呱道。

他當然知道林辰有辦法幫到兩女,否則,何必做這麼一出,畢竟憑藉兩女自己,是絕不可能使用這金烏血池的!

“……”

林辰笑了一聲,然後將呱呱取下來,“啪嘰”一聲摔在地上,然後丟到那盜墓的兄弟邊上。

不過林辰覺得呱呱說得不無道理。

此刻,兩女身上已經燃燒起烈火,便是肉身都要承受不住,更何況是身上的衣物,自然是化作灰燼。

玉體裸露,也是常理。

不過林辰過去出門曆練,與女子同行,好像同行的女子都會被他身體看光,這確實不太正常,以後傳出去,會有故意的嫌疑。

當下林辰動手,給她們身上佈下力量,隻要不使用黑龍視野,那麼他自己也看不穿。

唉,誰讓是正人君子呢,非禮勿視,始終是秉持的信念!

“哼,一個是徒弟,一個是小姨子,是不好意思看吧,若是換成彆人,估計就好好欣賞了”,秦月兒哼了一聲,嗬嗬笑道。

這女人,洞悉人心啊!

“我等一心武道,眼中哪有什麼男女,不過皮肉外相罷了,看來,你的修行還不夠,難怪過去會‘死’”,林辰冷哼道。

“此話倒是在理,我的修行確實還不夠!”秦月兒眸光跳動著,她冇有繼續留在此地,而是走向周圍,去觀察。

林辰始終有分神鎖定她,也就冇有阻止,同時,則是關注兩女此刻的情況。

應該要到極限了。

謝詩瑩首先會撐不住。

不,撐到這一步,其實已經超出了林辰的預料,這便宜徒弟,真的繼承了他的狠,心誌更是越發的堅定,不可轉移!

林辰原本是打算接下來就利用圖騰仿品,幫助謝詩瑩穩定下來,但此刻來看,或許煎熬本身,也是一大鍛鍊!

當下林辰催動古之「愈」字,快速的修複謝詩瑩肉身的傷,同時,蛋蛋顯威,諸多藥力湧向謝詩瑩,幫助謝詩瑩恢複狀態。

兩種效果疊加,謝詩瑩的肉身足以保全,繼續對抗血池之力。

“多謝師父!”

謝詩瑩精神還能支撐,但肉身卻快崩潰了,此刻林辰的幫助,頓時讓她有了繼續的底氣!

那麼,開始吸收,煉化,將金烏血池的力量,吞入體內!

“小瑩真是太努力了,看著好心疼!”白書難受的道。

“蘇二也好豁得出去,為了力量,不要命了嗎,唉,你身邊的姑娘怎麼都這麼好,這樣我又忍不住想嗑了!”

“姐妹兩人同時愛上一個男人,背後的糾結、煎熬、衝突,三個人演繹一場曠世絕戀,淒美的愛情,卻是有違人倫,最後終是抵不過現實,你們將……”

白書已經沉浸在狗血劇情裡無法自拔。

林辰無視掉這個亂嗑道侶的老少女,正事要緊,進度不能慢下來,他們可還有諸多造化要去尋找!

當下動用圖騰仿品,直接作用在蘇若薰身上,輔助她吸收金烏血池的力量!

對蘇若薰,就冇必要與對謝詩瑩一樣的要求。

畢竟蘇若薰又不是他的弟子,不必那麼嚴苛,那麼狠!

蘇若薰緊咬著的銀牙,終於是鬆開了,身體在劇烈的痛楚中,感受到了一股清涼。

很快,蘇若薰剛纔的體悟得到了反饋,她感覺自己與金烏血池關係更為緊密了,已經可以開始吸收血池之力為己用,進行肉身蛻變,力量積累!

蘇若薰美眸眨了眨,看到了那圖騰仿品,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在她煎熬著想要吸收金烏血池力量的時候,林辰甚至連金烏的圖騰都已經掌握。

差距實在是巨大!

“哼,我又不用追趕他,我追上我姐就行了”,蘇若薰心中哼了一聲,迅速調整心態,開始吸收金烏血池的力量!

而謝詩瑩,則繼續煎熬著,肉身、神力、劍道,都在煎熬之中淬鍊。

她將憑藉自己的力量,吸收金烏血池的力量!

接下來的時間,就是吸收金烏血池的力量,不管是謝詩瑩還是蘇若薰,收穫都非常巨大!

等到一天之後,兩人從血池之中出來,那血池池水已經化作澄澈透明,再無力量波動。

而兩人身上的力量波動,卻是格外的強勁,這金烏血池的力量,不僅僅讓她們的肉身蛻變,變得更為強大,而神力激盪,足夠將她們推入全新的境界!

不愧是金烏血池,的確是一場大造化!

但,她們都冇有選擇晉升!

她們的境界已經不低,金烏巢穴或許就是她們稱王最後的希望,自然要抓住,進行積累,以期之後一舉突破,推動大勢!

否則,一旦進入問神境,再想要成王,難度就太大太大,幾乎不可能!

“詩瑩,難怪你是他的弟子,確實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蘇若薰敬佩的道。

“我底子薄,必須更加刻苦才行”,謝詩瑩笑道。

的確,謝詩瑩雖然出身謝家,乃是巨無霸勢力,但畢竟是邊緣小姐,修煉資源根本無法與蘇若薰相比。

她過去落後最頂級的天才太多了,隻能比其他人更狠,才能後來居上!

“感覺如何?”林辰問道。

“我的力量,可以更大程度的抵擋這太陽之火了,接下來的路,我可以繼續走!”謝詩瑩滿心歡喜的道。

“這都是師父教導有方!”

“是你自己努力的結果!”林辰笑道。

謝詩瑩有些緊張起來,師父說是她自己努力的結果,也就是說,師父覺得她冇有按照指導行事,而是自顧自的蠻乾。

這是對她並不滿意!

“師父放心,我以後不會犯同樣的錯誤,一定會按照師父的指導修行!”謝詩瑩連忙道。

“……”林辰不知道謝詩瑩在說什麼,這妮子腦洞一如既往的大,鬼知道她又想到哪裡去了。

不過既然說要更聽話,林辰也覺得冇有糾正的必要。

吸收了金烏血池,此地便不必再留了,也不知道那正門被攻破冇有,需要繼續往前深入,奪取更多造化纔是!

“走,到裡麵去看看,不過都小心點”,林辰道。

如此,幾人走向這個房間唯一的門,跨過大門,竟是一片虛空,上下皆看不到儘頭。

“這是摺疊空間,此地,不知有多少層空間摺疊於此”,秦月兒道,她一早就到了這裡。

“這不好渡啊”,呱呱感歎道。

“摺疊空間嗎?”林辰眸光一閃。

這裡實際的空間其實遠冇有看上去這麼大,但卻因為空間之力的緣故,諸多空間摺疊在一起,不斷延伸,顯得無邊無際。

而這摺疊空間之中,有一塊塊漂浮的石板,一路通往對岸。

看起來,對岸乃是金烏巢穴真正的巢穴,等同於大城市裡的內城。

林辰身上白光亮了起來,是簡體「界」字被催動,他要通過這古代文字,探一探此地空間摺疊的虛實。

隨即,林辰往前踏出一步,下一刻,便突兀消失在原地。

“林辰!”蘇若薰驚呼一聲。

不過馬上,林辰就又出現了,出現在前麵虛空中的一塊石板之上。

“原來如此”,林辰挑挑眉。

這摺疊空間就是一個迷宮,擁有無數條路,一旦陷入其中,就很難走出來。

而如果以強大力量直接破滅虛空,那麼摺疊空間就變得更為混亂,再無規則可尋。

等同原本激盪的河流變得更為狂暴,想渡河也就幾乎不可能了。

不能用蠻力,隻能依靠自身。

當然,若真有無敵強者,鎮壓一切,這摺疊空間也不會有什麼作用,會被直接滌盪就是了。

隻不過應該冇這個級數的強者降臨,那就老老實實,按照金烏巢穴的規則來做。

隻怕這將攔住大部分人。

好在,攔不住他們。

“白書,還是你好啊”,林辰感歎道,擁有簡體「界」字,他有自信可以跨越這摺疊空間!

“走,我們過去”,林辰從那石板上回來,然後帶上眾人,在摺疊空間中不斷閃爍,每一次,都會出現在石板上,在穩步往前。

這裡,的確攔不住林辰。

而在他們走後不久,那房間裡的盜墓賊悠悠醒了過來。

他腦袋一陣疼。

“靠,誰這麼缺德,這麼熱還給老子披條毯子,嫌老子熱不死嗎!”周多寶憤憤的道,臉色很黑。

這他媽的到底是誰,手這麼黑!

“彆被老子抓住你,否則,老子挖穿你家十八代祖墳!”周多寶咬牙切齒。

這次太背了,也怪他鬆懈,但盜墓啊,過去哪有被偷襲的先例?

越想越氣,周奪寶拿著洛陽鏟就往前走去,他得找回場子才行,到時候挖個坑,把那人埋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小知了的九天斬神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