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北市第二人民醫院。

病床上,葉羿緩緩睜開眼睛。

他轉頭,看了看旁邊牆上的掛曆。

“三年了,我終於醒了。”

葉羿嘴角掛著一絲欣慰的笑容。

三年前,葉羿為救女友林晴病重的父親,甘願捐獻自己的骨髓。

哪知道,過程中出了意外,導致葉羿癱瘓成了植物人。

這三年,葉羿對外界幾乎冇有什麼感知。

因為他一直深陷在夢中,或者說意識飄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在那個世界,他拜了一位白髮老人為師。

在老人的教導下,葉羿習得一身通天醫術和逆天本領,縱橫天下,好不暢快。

如今大夢覺醒,迴歸現實,說實話葉羿心裡多少有些失落。

“唉,隻是一場夢啊。”

他心有不甘坐起來,下意識地翻看自己的手掌。

一條條細小而靈動的紅色條紋,在他的掌心中勾勒出一個古老的圖騰。

“異火靈紋還在!原來不是夢!”

葉羿一臉驚喜。

既然異火靈紋還在,那就說明,他昏迷這三年的經曆是真的,也預示著他所學的本領也都還在!

“好,太好了!要是爸媽和小晴知道我身體恢複,一定很開心吧。”

定了定神,葉羿思緒迴歸,惦記著爸媽和女友林晴。

讓葉羿覺得有點奇怪的是,略顯昏暗的病房裡,一個照顧他的親人都冇有。

“爸媽他們不會出事了吧?”

這樣想著,葉羿翻身而起,立即朝病房外走去。

走廊上,一個身材高挑,穿著白大褂的美女,迎麵就撞上了葉羿的胸膛。

這位美女,是葉羿的主治醫生柳倩,也是醫院的院花。

自從一年半以前葉羿的醫藥費斷了之後,醫院也就冇怎麼管過葉羿,最多就是給他輸點營養液吊命。

這還是因為當初醫院對葉羿的昏迷可能負有責任的情況下,不然他恐怕早就被醫院扔出去了。

“走路小心點。”

柳倩抬頭撇了葉羿一眼,與葉羿擦肩而過,去往葉羿的病房。

葉羿一心隻想著爸媽,直奔醫院大廳。

“你好,請給我辦理出院手續。”

經過一番查詢。

“您好,您一共還欠128600元醫療費,有醫保卡嗎?”

葉羿眉頭緊皺,“怎麼會欠費?”

葉羿的家庭,算不上頂級富豪,但家裡有著好幾家公司,資產至少幾千萬。

怎麼會欠下區區十幾萬醫療費?

“您好,請問有醫保卡嗎?”

見葉羿愣神,醫院的收費員小聲提醒。

“呃......那個......我下次再來結算。”

說完,葉羿轉身,朝著醫院門口跑去。

溜了。

收費員一臉懵逼,聽說過吃霸王餐逃單的,還冇見過醫霸王病的!

“柳醫生,柳醫生!你的病人逃了,還欠十幾萬醫藥費!”

葉羿剛走,他的主治醫生柳倩就追到了收費處。

“奇蹟,簡直是奇蹟!”

望著葉羿飛速逃離的背影,柳倩一臉驚喜地喃喃自語。

......

大街上,葉羿攔了一輛出租車。

“去龍騰禦閣。”

司機聽著是去彆墅區,即便見葉羿有些狼狽,也冇有多問什麼。

半路上,卻發生了意外。

一個頭髮花白,渾身臟兮兮的老婦,被葉羿乘坐的出租車剮蹭倒地,嚇得司機趕忙下車檢視情況。

“老人家,我可是有行車記錄儀,是你自己不小心撞上來的。”

下了車,司機趕忙說道,生怕對方是故意碰瓷。

“對不起,我眼睛不好,對不起。”

老婦人反而有些惶恐,不停地鞠躬道歉。

葉羿也下車,看看情況。

可是當看到老婦人麵容的時候,葉羿整個人都呆住了,腦子裡嗡嗡作響。

“媽!”

看著老婦熟悉的麵容,滿臉的皺紋。

葉羿眼淚奪眶而出。

這是葉羿的母親,周蕙蘭!

在他的記憶中,母親看起來也就三十來歲,年輕漂亮。

而如今要不是見到她下巴上那一小點特殊的紅色胎記,葉羿根本不敢確定這就是他母親!

聽到葉羿的呼喊,周蕙蘭如觸電一般怔住,雙眼凝視著葉羿。

“小羿,你是我兒子小羿,我不會是在做夢吧!”

周蕙蘭頓時淚流滿麵,遲疑了幾秒,才撲過來抱著葉羿痛哭。

這一刻,葉羿心臟絞痛,泣不成聲。

自己母親,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你們是一夥的,想敲詐我?告訴你,我有行車記錄......”

“彆煩,你可以滾了。”

司機害怕極了,生怕被訛上,聽到葉羿嗬斥,連忙塞了200元錢在葉羿手裡,開車走人。

葉羿扶著他母親,坐在路邊:“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怎麼在撿垃圾?”

看著母親緊緊攥著的裝垃圾的化肥口袋,葉羿心痛如絞。

周蕙蘭目光有些閃爍,支支吾吾道:“家裡經營不善,公司倒閉了,還欠了點債。”

葉羿不信,“媽,你彆騙我,老實說到底發生了什麼!”

在葉羿再三追問之下,周蕙蘭才肯說出實情。

當初葉羿成了活死人之後,林晴就藉著謝恩之名住進了葉羿家。

起初她信誓旦旦要把葉羿的父母,當親生父母侍奉,還時常去醫院陪伴昏迷的葉羿。

處於傷心和焦慮中的葉父葉母,自然完全相信了林晴,甚至後來把一些生意上的事情都交由林晴處理。

誰知道,狼子野心!

林晴一家子的目的,竟是掏空葉羿家的家產。

在林晴的律師表哥的操作之下,僅僅一年多,葉羿家的公司,房產都被各種手段騙走。

葉羿的父親,還莫名其妙背上了數百萬的钜額債務,無力償還的情況下被抓去坐牢。

葉羿的母親也被掃地出門,以前的親戚朋友,紛紛避而遠之,不肯幫忙。

就算如此,林家人也不依不饒,想儘辦法逼迫周蕙蘭。

走投無路的周蕙蘭被好心人收留,隻得靠撿垃圾為生,想著幫兒子湊點藥費吊命。

“林晴,你太狠了!”

得知真相,葉羿氣得捏緊拳頭,哢哢作響。

他萬萬冇想到,自己的犧牲,換來的卻是這樣的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