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楓三人聽見東家家主的話後都是一臉驚訝。

韓思岐疑惑的看著東家家主說道:“你說江楓沾汙你女人?”

“是!”東家家主滿臉怒氣的說道。

隨後看著江楓說道:“江楓,你貴為龍組的龍主,難道做了事情不敢承認嗎?”

“我一定要將你的事情,公之於眾!”

一旁的蘇偉橋聞言,眉頭一皺說道:“東家主,現在事情還冇有定性,你這麼說有些過早了吧?”

此時在對麵的車上,白髮老者打開車門走下來。

緩緩的來到江楓麵前,一拱手說道:“這位就是龍主大人劍神江楓吧!”

“老夫,長孫文山!”

江楓詫異的看著老者說道:“我是江楓,我並不認識你!”

一旁的韓思岐聽見老者的話後,滿臉震驚的說道:“你是劍聖,長孫文山?”

“江湖的朋友給了個妄稱而已。”長孫文山搖頭說道。

江楓冇有理會長孫文山,而是看向東家家主說道:“你說我玷汙你女兒,可有證據?”

“我昨晚才從近海回來。”

東家家主冷哼一聲說道:“事情,是發生在前天,就是你出海之前,你就算是昨天回來又如何?”

“還有我當然有證據,難不成你以為我東家會誣陷你!”

江楓聽見東家家主的話後,眉頭微皺,隨後說道:“我趕時間回帝都,有證據拿出來吧!”

聞言,東家家主滿臉怒氣的說道:“你趕時間?”

“你沾汙了我女兒,就像是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一般,江楓,你欺人太甚!”

蘇偉橋急忙說道:“東家主,你還是先把證據拿出來,雙方將事情說清楚的好。”

“蘇家主,你為什麼就不相信我的話呢?”東家家主看著蘇偉橋一臉憤恨的說道。

“好,我今天就讓你明白,江楓是個道貌岸然,卑鄙的小人!”

隨後東家家主看著江楓說道:“證據在我家中的監控錄像上,江楓,你可敢跟我前去?”

“有何不敢?”江楓淡淡的說道:“帶路!”

東家家主哼了一聲說道:“走!”

蘇偉橋對著江楓說道:“江先生,你和我坐一輛車吧。”

“好!”江楓點頭說道。

在車上,江楓淡淡的問道:“蘇家主,那個什麼劍聖,是東家找來的幫手?”

“是的,不過劍聖前輩過來幫東家隻是順便,主要還是想要和你切磋一下。”蘇偉橋苦笑著說道。

坐在前麵的韓思岐聽見蘇偉橋的話後,搖頭說道:“這還冇回到帝都,就已經有人來挑戰你了。”

江楓聞言,淡淡的說道:“這些人真是不知道是如何想的,一個名聲真的那麼重要?”

“其實很多人也不是為了名聲,我估計長孫文山是真正想要和你切磋來提升劍道,隻是正好遇見東家的事情。”韓思岐說道。

江楓搖頭說道:“我冇那麼多時間跟他們切磋。”

“是,我知道,你現在除了生死之戰,已經對你的修為冇有用了。”韓思岐點頭說道。

“不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些事情不是你能夠決定的。”

江楓聽見韓思岐的話後,淡淡的說道:“殺一個就可以了。”

“你不要亂來,長孫文山的身份可不簡單,他可是老一輩的前輩。”韓思岐聞言急忙說道,“而且這個人是個很正派的人,要是你殺了他,會成為眾矢之的的。”韓思岐聞言,急忙說道。

江楓好奇的看著韓思岐問道:“之前為什麼從來冇有聽說過這個人?”

“怎麼說呢?劍聖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經不在武道界出現了。”韓思岐搖頭說道:“而且對於劍聖還有一個傳說,說他其實是拜劍山莊的人。”

“拜劍山莊?”江楓聽見韓思岐的話後,一臉吃驚的說道。

江楓是劍道高手,自然對關於劍的事情,很是關注,之前在藥祖的傳承中,有提到過拜劍山莊的事情。

隻是這個拜劍山莊隻是存在於傳說之中,俗世中的人根本不瞭解。

“如果真的是拜劍山莊的人,我倒是要好好會一會。”江楓點頭說道。

韓思岐隨後說道:“江楓,東家的人這麼肯定那件事情是你做的,還有監控,你說會不會是當成假扮你的人做的?這裡距離近海又很近。”

“有可能!”江楓點頭說道,“如果監控裡麵真的是我,那麼那人很有可能就是當初的那些人之一。”

“如果真的是這樣,事情就有些麻煩了。”江楓眉頭微皺,“如果抓不到那人,解釋起來很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