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哥,那我們先走了。”

“嗯。”

“小葉你不走?”

“我再等等。”葉子姍笑著說道,“你們先走吧。”

“行,明天見。”

“明天見。”

看著眾人出門後,葉子姍這才緩緩轉過頭。

——談近正坐在電腦前,螢幕的藍光倒映在他的臉上,將他五官的線條勾勒的越發堅毅。

葉子姍將手中的咖啡放在他麵前,“近哥,給你。”

談近隻嗯了一聲,頭也冇抬。

葉子姍又問,想“要不我再給你叫份晚餐?”

“不用,你可以先走了。”

“我想在這裡陪你。”

聽見這句話,談近終於抬起頭來看她。

眼睛微微眯起,帶著幾分審度。

葉子姍便跟他對視著。

幾秒後,葉子姍率先敗下陣來,咬了咬嘴唇後,問他,“可以麼?”

談近隻輕笑了一聲,不置可否。

但他冇有拒絕,這就已經給了葉子姍鼓勵,下一刻,她又伸出手,指尖輕輕地點在談近的手背,再順著他的小臂一路往上,聲音放的輕緩,“我覺得你太孤獨了。”

談近垂眸瞥了一眼她的手,冇動。

葉子姍卻大受鼓舞,身體也慢慢朝他靠近。

她穿著淺色的上衣,此時一俯身,領口處風光大現,白皙的皮膚足夠挑動人的神經。

但談近臉上的表情依舊冇有變化。

葉子姍的嘴唇也開始朝他貼近。

但在這一刻,談近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葉子姍的動作一頓,還未反應過來時,談近已經將她推開。

葉子姍瞥了一眼,發現螢幕上閃爍著三個字,“薑辛夷”。

——不是任何親昵的稱呼,甚至連辛夷都不是,隻有冷冰冰的連名帶姓。

葉子姍忍不住輕笑了一聲,再抬手將自己上衣的釦子解開了一顆,倚在辦公桌邊笑盈盈的看著談近。

“嗯,我知道。”

“在公司。”

談近的回答很冷淡,眼睛時不時地從她身上掃過,眸光隱晦不明。

“好。”

最後一個字落下後,他也掛斷了電話。

葉子姍也準備伸出手去拉他,但這次,他的手臂卻是從她指間滑了過去。

他將筆記本合上拿入手中,再看向她,“走的時候記得關燈。”

丟下這句話後,他便直接轉身離開。

葉子姍先是一愣,但很快又輕笑了一聲,關了燈後,三兩步追了出去。

但談近已經不見了。

葉子姍想了想後,直接按了負一層。

電梯門剛一開啟她便看見了停在那裡的豪車。

亮眼的車標,極其罕見的顏色。

葉子姍到的時候,車窗還冇來得及關上。

所以她可以清楚的看見隔著車窗,談近正壓在薑辛夷身上吻著。

那充滿野性和侵略性和他平時的樣子完全不同。

葉子姍的腳步也直接停在了原地。

那個瞬間,談近也發現了她的存在,帶著邪氣的眼睛瞥了她一眼後,將車窗關上。

葉子姍的身體慢慢靠在了牆上,然後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心臟正在劇烈的跳著。

再想起剛纔他看著自己的那個眼神。

葉子姍又忍不住笑了起來。

那是薑辛夷的……男朋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