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小說 >  盛錦姝閻北錚 >   第1270章

-

我姓謝,是新帝閻子華的皇後。

謝氏曾經出過一位無比優秀的謝皇後,但我不屬於那個謝家。

我出生信陽君封地的一戶謝氏旁支,是家中的嫡次女。

新帝選秀的時候,我尚未到應選秀女的年紀,本該是家中姐姐去。

然姐姐已經有了心儀的郎君,於是,我盯著姐姐的名字,來到了京都皇城。

當然,新帝仁義,隻釋出旨意,表明年滿17歲的好人家的姑娘可以參加選秀,但如果不願意,也可以說明原因後不參加。

可我是願意的。

因為,這是我第二次來京都皇城了。

多年前,我跟著父親來過一次。

因為好奇京都皇城的繁華,跟著貼身的侍女悄悄的跑到街上,遇到驚馬奔馳,差點被踩在馬蹄下。

是皇上救了我。

那時,他還是個病人,身形瘦弱,麵色蒼白。

護住了廢了很大的力氣,甚至當著我的麵,吐了一口血,而後陷入昏迷被他的侍衛們匆匆抬去救治……

我死死的記住了他的臉。

而後多方打聽,才知道他就是“活不了多久”的大皇子……

父親帶我回到了信陽,可我卻從此養成了一個習慣——隻要有時間,就去各處廟宇、道場都拜一拜。

甭管是什麼神,隻要聽說能實現願望,我都會虔誠的許願。

——請求上蒼能派一個人,去救救閻氏子華……

——願閻氏子華能健康長命,能平安順遂……

——願我謝婉婉能快些長大,此生還有機會,能再見他一次,當麵對他道歉,或是,償還他的救命之恩……

後來,得知攝政王妃救了他,並且他登上了皇帝位的時候。

我已經從小姑娘長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

可我依然會去請願,願他恩澤天下的時候,也要長命百歲……

但那次,我在古刹請願的時候,卻意外的被回封地的信陽君聽見了。

“你可知,閻氏子華是何身份?”信陽君如是問我。

“是我的救命恩人。

”我答。

“你喜歡他?”信陽君又問。

“我對他充滿了感恩與仰慕之情。

信陽君:“那告訴你一個好訊息,皇帝決定選秀,年滿17歲的姑娘都可以參加,你若是相見她,可是讓家裡準備一下……”

“謝縣令教養出來的姑娘,想必是好的。

“若是選上了,需要幫忙,可以來信陽君府。

”說著,信陽君將一枚玉牌遞給了我。

可我……未滿17……

我咬牙,攥緊了那塊玉牌,冇將年齡的秘密告訴信陽君。

時隔多年,我重新到了京都皇城。

可是因為他太好,應選的秀女都想要留下來,而我過於相信身邊的人,將我冒充姐姐的事說了,被控欺君……

迫於無奈,我隻能搬出了信陽君。

好在信陽君來的很快,聽完前因後果後,將我帶到了皇帝的麵前。

“既是欺君,若是皇上能赦免你,便是你的幸運,若是不能,誰也幫不了你。

信陽君說著,將我隨身攜帶的香囊扯下來,放在了我的手上。

那裡麵,放著一枚枚我從各個廟宇、道場搶過來的平安符。

我明白信陽君的意思了,向她行禮道謝後,隨著他入殿……

我終於,如願以償的見到了我心心念念多年的人。

他的臉色紅潤,果然不似從前那般蒼白。

我滿心歡喜的望著他。

他疑惑的看著我:“朕要治你的罪,你還歡喜?”

“臣女是歡喜見到皇上,”我把手裡的香囊遞上去:“五年前,皇上救臣女於驚馬之下,五年來,臣女日夜為皇上祈福,盼著皇上能龍體安康。

“今日,臣女甘領欺君之罪混入秀女之中,也隻是為了親自確認皇上是否安好。

“當年冇來得及感謝皇上,臣女今日三叩首,跪謝皇上對臣女的救命之恩。

我朝著他磕頭,卻被他親手扶起來:“你是那個被朕救下的,眼睛特彆明亮的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