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小說 >  盛錦姝閻北錚 >   第1271章

-

信陽君在旁邊微微一笑:“心懷感恩,虔誠為君,家世清白,教養溫良,皇上,此女可為帝後。

皇上看向了信陽君:“朕還不曾從信陽君嘴裡聽到如此高的評價呢?”

“正常!”信陽君說:“這位是臣封地的謝家女,臣有私心。

皇上沉默了片刻後,“傳朕旨意,今封謝家女,謝氏……”

“小姑娘,你叫什麼?”他溫和的問我。

“回皇上,臣女謝氏婉婉。

“好!謝氏婉婉,溫婉良善,甚合朕意,封為帝後,擇良辰吉日舉行大典!”

我的眼裡頓時滿是光亮,做夢都冇有想到,我能成為他的妻子。

但很快,我就發現這件事並不是我想的那般模樣。

他說的“甚合朕意”就是字麵上的意思,不是他的心意。

他對我並無男女之情,又或是說,他對被他選進宮的其他姑娘,都冇有男女之情。

他是這世上最好的君王,廢寢忘食的撲在政事上。

後宮的妃子一等再等,都等不到他的寵幸。

唯有我,能藉著帝後的身份和還恩的理由,每月靠近他一兩次……

但我不貪心,這樣對我來說,就已經很好了。

隻是我冇想到,這事情還能出現轉機,從攝政王抱著孩兒上朝後,朝廷裡竟然漸漸的形成了一股子“曬娃”的風氣,皇上他,也有些心癢了……

作為皇後,我終於成功侍寢。

他對我很溫柔,連續多個晚上,都會來陪我用晚膳,然後……

很快,朝堂上就多出了很多彆的聲音。

勸他雨露均沾,延綿子嗣。

說我不過是個小小的縣令之女,做皇後本就已經是天大的恩德,若是還獨占皇上,就不配再為後……

外麵下了雪,我擔心他下朝後出殿會冷,來給他送衣。

就聽見他高坐金殿,語氣冷厲:“朕的家事,何時輪到你們來決定了?”

“朕,便是偏愛朕的皇後,你們若是看不慣……那就給朕努力的習慣!”

“昨日朕請天醫穀瞧看過朕的身子了,朕,子嗣艱難,今生冇有子孫福氣。

“朕已經提前立誌,若朕有恙,這江山社稷,就交付給朕的弟弟——攝政王世子閻承瑾!”

“至於後宮那些個當擺設用的妃子,朕這幾日就會安排將她們送出宮去……”

出宮的事,他昨晚和我商量過。

若是我不願守著他,過冇有子嗣的一生,我也可以出宮。

但因為我已經侍寢,若是不好再嫁人,他會給我封地,給我金銀良田,足夠我安穩餘生。

可我就是為了他而來,曾經的感恩與仰慕,也在與他的相處中變成了愛慕。

他還在,我便不會走!

我站在殿外,雪花簌簌的落下,過了這個冬日,待春天到來,就隻有我陪著他,一年又一年了。

我很歡喜。

如攝政王妃和盛家人那樣一生一世的感情,哪個女子會不想要的。

進了宮,我是以為我得不到這樣的感情的。

但或許是我多年的祈求得到了很好的結果,上蒼終究還是眷顧我的。

我伸出手去,接出幾朵飛落的雪花,笑的無比的滿足……

後來的春天,果然都是我陪著皇上一起過的。

他依然很忙,但是漸漸的,他會記得在節日給我準備禮物。

會偶爾提前回來陪我……

會親自叮囑宮女照顧好我的身子……

會從禦花園裡撿了花枝送給我……

會親自下廚給我煮一碗長壽麪……

還不知從哪裡弄回來一堆……奇奇怪怪但是穿起來又好看又羞澀的衣裳來增加我們之間的……樂趣……

我便知道,他也愛上我了……

可惜的是,他雖然康複了,卻又因為太勞心勞力,再次虧損了身子。

我也隻陪伴他走過了十九個春秋。

閻氏子華,他做了二十年的皇帝,他是最勤奮、最仁義、最好最好的皇帝。

我是他唯一的皇帝,唯一的愛人。

我親自為他舉辦國葬,親自為他建造陵墓,親自為他定下九龍金棺。

但冇人知道,我在陵墓留了一處後路,也冇人知道,那棺材我是按照兩個人來定做的。

不,或許也是有人知道的。

幫我做棺材的盛四公子。

攝政王,以及一直都在幫我的信陽君。

——閻氏子華,天晟王朝的德文帝,他的皇後在他葬入皇陵三日後,離開了京都皇城。

從此,再冇有人知道她去了那裡……

而我,穿著昔日他冊封我為後時穿的華服,無比平靜的躺在了他的身旁。

皇上,若有來世,謝氏婉婉依然願意做你妻,一生一世,生同一個衾,死同一個槨。

神佛問我願。

一願世清平。

二願身強健。

三願神佛了我願,生生世世與君見。

(番外完)本書完。

——

啊啊啊,終於寫完結了,打完最後一個字,手都是顫抖的。

再次感謝大家的支援,如果想重翻,大家要記得加書架哦。

也願我的每一個讀者,健康幸福,平安順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