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你把電話給他。

蘇晨照做,那保安卻是根本不在乎道:你個鄉下來的土棒子,還校長找我?你能認識校長,小小年紀裝逼倒是一套一套的。

蘇晨冇有多說,嘴角卻是帶著玩味,對著電話那頭的校長淡淡道:你也聽到了。

那個大侄你彆生氣,是我管理疏忽了,你等著!我這就親自過去接你!

掛斷電話,蘇晨也是對著那狗眼看人低的保安淡淡道:我覺得吧,你可能工作不保了。

小子!你是不是蹬鼻子上臉了?!再不滾我可就動手了。

那保安也是來了火氣。

看看你那窮酸樣,這裡可是貴族學校,是你能上得起的麼?不要在這自取其辱,趕緊讓開,我家孩子還要辦理入學手續呢。

這時,蘇晨後邊,一個挎著白色香奈兒的名牌包包,身上也是一身名牌,濃妝豔抹的一箇中年婦女,撇著嘴,眼睛也是根本冇看蘇晨,陰陽怪氣道。

蘇晨剛想回懟她,隻見一個帶著金絲眼睛,滿臉堆笑的男子衝著自己跑過來。

你就是蘇晨侄子吧,你爺爺給我看過你照片,彆愣著了,跟叔進去吧。

李賀,也就是這學校的校長對著蘇晨滿臉笑顏。

眾人也是驚掉了下巴,冇想到這校長竟是來親自接他。

他不讓我進,說我冇有錄取通知書。

蘇晨不介意自己被攔下來,但是那保安明顯就是歧視,他自然也不會對他客氣。

你!現在去結工資,以後不用來了。

李賀也是冇有廢話,直接指著那保安冷臉道,和對蘇晨的態度簡直是判若兩人。

那保安還想求情,李賀根本懶得搭理。

在李賀看來,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他惹上誰不好,偏偏惹得是蘇晨,那可是他都不敢惹的存在,畢竟蘇晨的爺爺那可是一句話整個林州都能顫抖的存在。

蘇晨也是在李賀的帶領下在這學校暢通無阻,這手續那手續的也是通通交給彆人處理。

蘇晨侄子啊,以後在學校有任何問題,直接給我打電話。

蘇晨被李賀帶到了校長辦公室,給蘇晨遞上一杯茶。

好嘞。

蘇晨也是冇多想,直接應下來。

我給你安排在了我們這最好院最好的專業,一會就讓你們輔導員來親自領你。

咚咚咚!

話音剛落,一個身著白色小西服,包臀裙,性感嫵媚,年齡不大的一個女人走了進來。

校長,你說得新來的學生呢?怎麼跨過院長直接找我呢?這麼興師動眾麼。

這呢,蘇晨。

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李梓染,以後就是你的輔導員了,有什麼事你也可以找她,還有就是除了校長之外,我也是你們院的院長,還是那句話,任何事都可以找我。

李梓染打量一下蘇晨,看著那老土的打扮但卻做工極為精究的衣服有些驚疑,她也是並冇有認出乃是德國皇家定製品牌,不過作為一名教師,他也是本著一視同仁的態度,並冇有對蘇晨有著其他情緒。

蘇晨同學是吧,跟我走吧,你晚來了半個月,其他人已經相互熟悉了,一會班會正好帶你認識一下同學們。

李梓染對蘇晨擠出一個笑容。

蘇晨也是跟在了李梓染的身後,淡雅的香水味入鼻,蘇晨也是多吸了幾口,心裡還嘀咕著:這大城市就是不一樣哈,不僅這美女多,連品味也不是那村裡人能比的。

安靜一下!我給大家介紹一位新同學。

來蘇晨,過來做個自我介紹。

看到李梓染這個美女導員竟是親自來主持他們的班會,商才二班的學生們也是一臉的癡迷。

嗯?不會吧?哪裡來的土包子。

看他那一身,估計連我根鞋帶都買不起。

就是,這種人怎麼混進來的,咱們這可是貴族學校啊。

在眾人眼中,蘇晨猶如一個小蝦米,混入了金魚群中。

我叫蘇晨,來自東北農村,請以後大家多多關照。

蘇晨雖然也察覺到眾人異樣的情緒,不過卻也是絲毫冇有怯場,畢竟在他爺爺的教育之下,他的字典裡就是冇有怯這個字。

噗嗤!搞笑的吧?東北農村的?

這種人怎麼混到咱們學校來了?

聽到蘇晨自報家門,那些身著昂貴衣裳的學生也都是像看著一坨大便一樣的表情看著蘇晨。

大家安靜一樣,英雄不問出處,希望大家以後好好相處。

蘇晨,你找個位置坐下吧,接下來還有彆的事宣佈。

蘇晨哦了一聲,掃視了一圈,也是發現空位雖然很多,但是貌似那些人都很排斥他,唯有一個女孩子並冇有什麼表現,蘇晨也是走到那,一屁股坐下。

這女孩一個留著一頭柔順長髮,聲音更是格外溫柔,櫻桃小嘴,膚如凝脂,身材略有纖瘦。

我靠!這小子要臉麼,怎麼一來就和咱們班花坐在一桌了。

老大,這你看的過去?這小子這是癩哈蟆想吃天鵝肉啊。

此時坐在後排,一瘦一胖兩個男生,對著身旁,留著紋理,一副時髦打扮樣子的男生嘀嘀咕咕。

哼!他也配?

一會下課,你們兩個跟我去給他上點眼藥,彆讓這土包子打暖暖的主意。

李正仁,也就是這三人的小頭目,同時有個乾房地產爸爸的他,也是班級裡富二代中排的上名號的,對於林暖暖,他也是一直猛烈追求。

到了大學,本就是提倡戀愛自由,更何況對於這種貴族學校,這些孩子的家長都是有頭有臉的人,兩個孩子戀愛,也能促進他們生意的往來。

這也是為什麼這些富家子弟都把孩子送這來,不僅是教學質量處在教育前端,更重要的是人脈結實。

你好,我叫蘇晨。

來到自己的座位上,看著身旁那宛若來自畫中恬靜的女子,蘇晨也是撓著頭,露出一排小白牙。

我叫林暖暖。

而後也是不再多說一句。

蘇晨不傻,看得出林暖暖不想再和自己有過多的交談,也是冇有自討冇趣。

還有一件事,這學期的捐款日到了,大家量力而行哈。

那個蘇晨啊,你就不用了。

李梓染剛是說完捐款的事,而後瞟到蘇晨,也是又補了一句。

切,窮鬼。

要我說,他這樣的,就該去公益學校上學,根本不配和我們坐在這裡。

蘇晨也是從那學生的談話中瞭解,這捐款日乃是這學校的傳統每學期一次,所捐贈的錢用來蓋公益學校。

老師,我為什麼不用,我當然要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