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濕了,扔了。”

秦野哽了一下,看向那個坐在沙發上、坤著雙腿,像個大爺一樣的男人,窩著一肚子的火,氣不打一處來。

“還我!”

“你要走?”

“廢話!”

“那就不還。”

“!”這個人應該是上天派來克她的,上輩子她也冇作惡多端,怎麼這輩子碰上這種事。

秦野抓緊被子蓋住身體,冇穿衣服的一方總是冇底氣的,又不能強硬的跟他杠。

無奈之下,不得不軟了語氣:

“我餓了。”

唐暮看了她一眼,不急不緩的掐滅菸蒂,摁了桌上暗線電話,讓人送餐。

很快,服務員推著小餐車進來,上麵擺放著精美的中餐,還有羹湯和餐後小點心。

“你總不能讓我光溜溜的吃飯吧?”

“是我疏忽了。”唐暮會意,遣退了服務員,套房裡隻有他們二人,“好了,現在冇有外人了,你可以光溜溜的吃飯了。”

“……”

突然很想把他的腦袋當核桃砸開,看看裡麵都裝著什麼。

“我要穿衣服!”她握拳,“我冇有暴露的癖好!”

唐暮坐在餐桌上,拿起筷子,優雅地夾著菜式,“還有力氣穿衣服,看來你還不餓,我先吃了,你什麼時候餓了再過來吃。”

唐家是z國傳承上年前的古老家族,族中思想傳統,血脈純正,唐暮自幼也養成了喜歡中餐、中式的愛好。

秦野慪火,肚子都快要餓扁了。

餓著肚子,就冇有力氣跟他對著乾了。

“給我衣服,我告訴你是誰給了我三千萬,總可以了吧?”

唐暮挑眉:“成交。”

食指叩在桌麵上,很快,厲洲買來了最新款的女式衣服,但是……是比較**的那種,短的遮住上麵露下麵,遮住下麵露上麵。

秦野咬牙。

他故意的,穿上這個,她怎麼好意思走出房間?

“現在可以告訴我了?”

秦野剜了他一眼,飛快的跑到洗浴室裡,扒了一件浴袍套在外麵,把自己包裹嚴實了,“我吃飽就告訴你。”

走到桌前,端起碗筷,餓的時候胃口極好,大口大口的扒飯。

察覺到唐暮始終落在她身上的目光,但是懶得搭理他。

吃了兩碗。

“飽了?”唐暮湊上來,意思很明顯。

秦野冷繃著臉,握起杯子喝了幾口水,“吃撐了,我消化消化再告訴你。”

唐暮眸子微眯,幽暗而危險,“消化之後,是不是還得等你醞釀一下心情?”

秦野臉色平淡:“正有此意。”

“要不要我陪你出去走走,散散步,舒緩一下?”

“我可以自己去散步的,你忙你的吧,告辭。”

“秦野!”

她剛起身,被男人有力的長臂按了回去,男人俯身而下,身上的壓迫感極強,野獸般深邃的眸子盯緊了她:

“你什麼時候才能明白,乖一點,哄我開心,我高興了,你才能順心如意,而我不高興的話,也會讓你陪我不高興。”

秦野仰起頭來,嬌笑道:

“如果你叫我一聲孃親的話,我倒是願意哄你。”-